妈的小穴最爽了

字体: 特大 | | |

妈妈用力挂掉电话,口中哀怨地叹道:‘这都三个月了,还是忙,忙地连家都不顾了!’

原本心情低落的我擡起头来,期许地问道:‘爸爸又不回来了?’其实用不着回答,仅从她失落的表情上就可以判断大概的情况。父亲常年在外地做建材生意,忙忙碌碌,一年也回不了几次家,妈妈虽然嘴上说支持父亲的工作,但暗地里总是满腹幽怨。这不,父亲本来打算明天回家一次,却再一次因为生意上的事情改变了计划。

妈妈叫丛姝,今年四十岁,刚刚下班回家便听到了这个消息。她垂头丧气地将包包丢在了沙发上,傲人的胸部因为剧烈的喘息而动人地起伏着。一团火焰腾地从我的心底燃起,我犹豫良久,最后鼓足勇气绕到她的身后,双手环住她的胳膊,同时让早已揭竿而起的小弟弟贴上了魂牵梦绕地圆润翘臀,虽然隔着数层衣料,但一种强大的满足感如电流般瞬间传遍了整个身心。

‘妈别生气了,不是还有我么,他不要你我要你!’我能感觉到自己剧烈的心跳,每一个字都是颤抖着吐了出来。

妈妈听到儿子的安慰,舒心一笑,向后一仰,靠在了我的肩上,烈焰红唇吐出一串温热的气息:‘你这个小家伙,在外面肯定经常哄女孩子吧?’

妈妈显然没有感觉到我的异常。而闻香软肉在抱的我,热血如沸,根本无法抑制裤裆内急欲发射的冲动,竟情不自禁的耸动着臀部,头脑中幻想着自己的肉棒插入妈妈湿润温暖的肥穴中用尽毕生的力气操到天荒地老。

我的呼吸越来越沈重,环抱妈妈的双臂也越来越紧。妈妈惊讶了:‘小默,你怎么了,不舒服么?’

她凹凸的身体在我的身上来回摩擦,反抗更如火上浇油,彻底焚灭了我的理智,双手竟然用力的握住了妈妈的双乳。

妈妈脸色大变,突然生出一股大力,挣脱了我的怀抱。

她的脸色通红,不知是因为生气还是别的原因。

‘小默,你做什么?’

此时的我已经恢复了理智,紧张且恐惧地低下了头,早已练习了数十遍的话语竟从脑海中消失无踪。

妈妈理了理有点纷乱的头发,并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卧室。我立即如释重负,飞奔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刚一坐下,一股悔意油然而生:‘你还是男人么?又浪费了一次大好的机会。’于此同时,又忍不住担心起来:‘妈妈以后会怎么看我呢?会不会把我当成禽兽?’一阵唉声叹气,辗转反侧,忧愁至极。

‘吱’地一声,却是妈妈推开房门走了进来。我立刻尴尬的低下了头。妈妈板着脸做到我的面前,厉声道:‘小默,你平时看那些黄片我其实都清楚。’

我心里一震,头垂地更低了,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双手毫无目的的揉搓着床单。

‘本来,你这个年纪有这方面的需求也是正常的,我也没有打算拆穿你。’

‘嗯,我知道了。’我轻声嗫嚅着。

‘你知道什么?’妈妈提高了分贝,‘我看你是彻底被那些东西教坏了,你竟然……竟然……’妈妈的声音里流露出恨铁不成钢的哀伤,我偷眼一瞥,只见她丰盈如玉的脸颊上淌着晶莹的泪滴,原本就成熟美艳的人儿,更添了一份别样的风韵,摄人心魂,欲罢不能。

看到这里,我终于鼓足了勇气,擡起头大声道:‘才不是黄片把我教坏了,而是,而是……’

‘是什么?’

‘豁出去了’我心中盘算着,‘今天不捅破这张纸,恐怕以后就没有机会了!’想到这里,我用力拉住了她的手,道:‘妈,我每天做梦都梦见你。’

妈妈神色一缓,竟有了丝丝的喜色,她擦了擦眼泪,柔声道:‘是么,那也没什么!’

‘我是梦见和你做爱,每天都是!’

妈妈神色呆滞,如遭雷击,呆了数十秒之久,猛地抽出了双手,‘啪!’的一声脆响,重重地抡到了我的脸上。‘你,你真是个畜生,我怎么生了你这样的孩子,呜呜!’眼泪又如断线的珠子一般,止也止不住。

我义正言辞地道:‘妈,你为什么打我?我为什么不能想你?’

‘啪!’更重的一掌抡到了我的脸上。

‘打醒你这个孽子!’妈妈站了起来,‘你说为什么,因为我是你妈妈。’

‘为什么你是我妈妈就不行?’

妈妈愕然地看着我,不知道是因为觉得我已经不可救药还是被这个问题问住了。

我也站了起来,将她拥入怀里,一手拦腰,一手揉臀,同时热烈地亲吻朱红的双唇。口中夹缠不清地道:‘妈妈,我想要你,真的想要你!’

这一瞬间仅仅持续了一秒钟,妈妈便开始了剧烈地反抗,我又怎会给她逃脱的机会,双臂紧紧地箍住了她丰满的身体,上下其手,一阵乱摸。我还是处男,显然不知道如何挑逗女人的性欲。

‘丛姝,我爱你!’我喊出了妈妈的名字!双手开始向她的衣服里侵犯,首先,右手插入了她的裤子,摸到了魂牵梦绕地肉臀,我激动地用力揉搓着,舌头在她不断躲闪的脸上肆意的亲吻,那碱碱的味道应该是泪水吧?

‘妈妈,原谅儿子这一次吧,我会让你性福一辈子的。’我在心中默默的祈祷,左手暴力的扯烂了她的上衣,粉红色的乳罩紧紧罩住了半个肉球,还有大片的雪白挤出了一条深深的沟壑。

‘放开我,小默,快放开我!’妈妈大声喊道。

事到如今,我有怎会放弃,而她无助的叫喊反而更加刺激了我的性欲,一只手搂紧她,另一只手则是退下了自己的裤子,露出了妈妈给予的阴茎。

妈妈你看,我握住妈妈的嫩手放到了鸡巴上面。

突然之间,那种柔软的触感变成了一阵剧烈的疼痛。妈妈用力捏了我的卵蛋,我痛苦地哀嚎起来。妈妈趁机逃脱了我的怀抱,向外跑去,但她听到我痛苦地呻吟,微微一犹豫,回头望来。

‘你没事吧?’

‘你也太用力了吧,想让我断子绝孙么?’疼痛之感其实已经好转,我坦然地将鸡巴矗立在她的面前,虽然我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命运。

妈妈气息仍频,说道:‘这件事到此为止,我不会和别人说的,你的电脑没收,给我好好学习!’说完之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无力地躺在床上,心理说不出的空虚和落寞还有些害怕,虽然妈妈说不会揭发我,可是我以后怎么面对她呢?恐怕连正常的母子关系也无法维持吧。妈妈此刻又会是怎样的心情呢?一定很伤心,也一定对我彻底死心了。我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不让它再去胡思乱想,可是经历了这样的事情,我的心的确乱了。

之后的几天里,妈妈依旧按时上下班,按时叫我吃饭,只是脸色平淡,沈默寡言,家里失去了往日温馨的气氛。

面对朝夕相处的妈妈,我始终没有死心,经常偷窥她换衣服和洗澡,通过母亲穿过的内裤来发泄自己的欲望。不知不觉中,一个月的时间匆匆而过。这天中午我正在午睡的时候,突然被一阵湍急的水声惊醒了。我知道这是妈妈洗澡的声音,裤子里的鸡巴顿时揭竿而起,暴怒欲射。

我蹑手蹑脚地走到浴室的一扇窗口走去,因为我通常是通过它来偷窥母亲香艳的肉体的。然而今天我却意外的发现浴室的门并没有关紧,一条窄窄的缝隙将大好春光暴露无遗。我登时心如鹿撞,缓缓地接近门缝,只见妈妈正在全身赤裸的淋浴。

她的屁股又肥又翘,饱满而不失弹性,一双典型的妇人硕乳浑然欲涨,小腹却是平平坦坦,没有一丝赘肉。妈妈全身雪白如玉,只有下体阴毛出奇的浓密,点缀着无数晶莹的水珠,散发着一股淫靡的气息。一头乌黑的长发包在脑后,姣好的面容堪称绝色,成熟中不失青春的活力。

我用力吞了一口唾沫,左手伸进裤裆,扯起鸡巴用力的揉搓起来。这时妈妈背对着我,弯腰给双腿抹沐浴露。而那肥美的阴穴正好落入了我的视线。我用力睁大双目,生怕自己会突然瞎掉,同时双手套弄地更加快速了。

妈妈缓缓摇动着屁股,杂乱的阴毛中,粉红色的阴唇向两边微微张开,桃源洞口中不断地有水珠划过,淫靡至极,这就是生我养我的地方么?我恨不得跑过去用力含住,最终却是理智战胜了情欲,随着一阵电流袭遍全身,一股浓稠的精液飞射而出,落到了门板之上。我离开如同一只受惊的兔子,迅速回到了自己房内。

我大口大口喘着气,许久才平复下来,暗恋母亲将近一年多的时间,虽然竭尽全力偷窥过,也用手机偷拍过,然而向来只是能看到一个轮廓而已,难得今天如此的幸运,怎能不让我心潮澎湃。

突然之间,一个大胆的念头涌入我的脑海:‘会不会是妈妈故意勾引我呢?’一年以来,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只有这一件与往日看过的小说有些许的类似,也暗合自己的意淫过程。

我用力晃了晃脑袋:‘不要胡思乱想了,如果再一次惹火妈妈的话,后果将会不堪设想。’苦恼中,时间哗哗如流水。

‘小默,出来吃饭了!’妈妈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淡,毫无感情,将我的希望击地粉碎。

今天的饭菜还算丰盛,而且都是我喜欢的菜,我也早就饿了,埋头狼吞虎咽。妈妈忽然叹了一口气,道:‘哎,小默,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你一定要学好,不要让妈妈失望啊!’

妈妈的话让我感到了伤感,我放下碗筷,点头道:‘妈妈,你放心,我会好好读书的。’我无法克制自己的淫欲之心,于是只能用学习来安慰母亲。

妈妈叹了一口气:‘那就好,你爸爸来电话了,他还要一个月才能回家。’

‘还要一个月?!’我故作惊讶地道。

‘嗯,小默,你想你爸爸么?’

‘不想,说不定他在外面包二奶呢!’

‘胡说’妈妈斥道,‘不要胡说!’

这是一个月来,对话最多的一顿饭。晚饭之后,我辗转反侧,体会着妈妈的每一句话,最后暗下决心,抱起电脑,走到了妈妈的卧室。

妈妈见到我,略显惊讶地问道:‘有什么事么?’

我放下电脑,坐到床沿,道:‘妈,你不是要没收我的电脑么,我给你送过来了。’

妈妈点点头:‘也好,等高考之后再还给你,省得你学坏。’

‘妈,你冤枉我!’我注视着她地眼睛大声地说着。

妈妈眼光闪烁,显然不敢正视我的目光:‘我怎么冤枉你了?’

‘因为我根本就不坏。’

‘你还不坏?你对自己的妈妈有那种想法还不坏?’妈妈旧事重提已经减少了怒气。我心中一喜,伸手去搂她的肩膀,妈妈身子一颤,却没有反抗。我一时不敢冒进,只是柔声安慰道:‘妈,爸爸不回家没关系,不是还有我么,我会照顾好你的。’

我感觉到妈妈的身体有了异样,似乎微微有些颤抖,脸上特别是脖子上一片潮红。我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妈妈,妈妈低头努力吐出几个字来:‘胡说八道!’

妈妈一句娇软的‘胡说八道’彷彿有着奇异的魔力,让我的心禁不住酥软起来,我情不自禁的双手搂住她的肩膀,凑到她的耳根,柔声道:‘妈,让我照顾你吧!’

妈妈依旧低垂着头,脖颈上的红潮如同西天的彩霞,妖娆动人。妈妈一直沈默着,我内心的欲火越烧越是旺盛,双臂向下移动,越环越紧,伸嘴亲吻妈妈的香腮。

妈妈‘嗯’的一声,细声道:‘不行啊,小默。’双手将我向外一推,我就势一仰,躺倒在床上,同时把妈妈抱到了我的身上。绵软的肉身压在我的身上,而一对巨乳恰好压在了我的脸上,幽香扑鼻。我立即用力啃咬起来。妈妈挣扎了几下,我翻身将她压在了下面口中焦急的道:‘妈妈,我爱你,让我照顾你吧!’

隐隐约约中,听到了妈妈的一声叹息。接着反抗渐渐停了下来。我心中大喜,伸手向下摸去,发觉妈妈下面已经是湿漉漉的了。手指用力一扣,温软滑润,妈妈则是一声长吟,双臂紧紧环上了我的脖子。

我顿时心花怒放,匆匆脱光了衣服,分开她修长饱满的双腿,鸡巴移到洞口,分开花蕾,腰身微一用力,顺利地刺了进去。龟头被温软的肥穴紧紧地包裹着,缓缓地滑向最深处,我们的欲望彷彿已经压抑千年,此刻终于找到了一个宣泄的机会。

我深吸一口气,开始疯狂的捣动抽插起来,妈妈发丝纷乱,胸口急剧地晃动起来,我双手用力握住,疯狂地吮吸着。抽插了大约百余下,处男的精华一泄而出,注入了妈妈的阴户。

我吐出一口浊气,趴在妈妈的身上舍不得起来,疲软下来的阴茎依旧留在妈妈的阴户里。妈妈食指在我脑门上轻轻戳了一下,嗔道:‘快下来,这么重的身子要压坏妈妈的。’

我躺到妈妈的身边,笑道:‘妈,你真漂亮?’

‘油嘴滑舌的东西’妈妈佯怒道,‘色起来又是莽莽撞撞的。’

‘妈,我表现很差劲么?’我双手贪婪的揉搓着母亲的硕乳。

妈妈侧过身来,我们相互拥在一起。妈妈道:‘男孩子第一次都是这样的,以后会好的。’妈妈美丽的脸庞此刻分外地清晰,我情不自禁地搂住妈妈,亲吻着她每一处柔软的肌肤。妈妈则轻身呻吟起来,一只手在我的阴茎上轻轻地抚摸着。很快,鸡巴再次昂扬而立。

我将它杵在妈妈的洞口,轻轻地蘸着晶莹透明的阴液,将龟头湿润起来。妈妈用力扭了扭腰身,彷彿是在示意让我快些插入。

我恶计涌上心头,笑道:‘妈妈,我要插进去了。’

‘嗯!’妈妈迷离着双目,说不出的妩媚动人。

于是半个龟头没入桃源洞口,突然向上一滑,将淫液拉成了一根细丝,脱离了妈妈的身体。

妈妈又用力扭动着身体,双腿环上了我的腰,轻声道:‘小默,你在做什么,快点啊!’

‘什么快点?’

‘快点把你的鸡巴插进来。’妈妈焦急着说,双手蒙在自己的脸上,彷彿在遮掩自己的羞涩。

‘可我们是母子啊!’

‘你这个坏家伙!’妈妈突然坐了起来,拳头如雨点般落到了我的身上。双乳因此而跳动起来,我笑嘻嘻地揽住了妈妈,道:‘阿姝,那我进去了啊?’

‘嗯’妈妈停止了攻击,温顺地点了点头。

我跪在床上,将妈妈抱在自己的腿上,鸡巴对准了肥穴,噗嗤一声,尽根而入。妈妈的双乳紧紧贴在我的胸膛,彷彿一剂催化剂,让我更加卖力的抽插起来。

‘嗯……嗯……嗯……嗯……’妈妈畅快淋漓的呻吟起来

‘阿姝,舒服么?’

‘舒服’

‘叫我老公!’

‘坏东西!’妈妈的拳头这一次落在了我的后背上。

我立即减缓了动作的幅度,妈妈如水蛇一般扭动着雪白的身子,口中叫道:‘好老公……坏老公……棒老公,快点用你的鸡巴操妈妈吧,阿姝需要你。’我哈哈大笑,将妈妈放在了床上,狂冲猛抽起来。

在妈妈的指导下,我不再一味鲁莽,而是学会了控制节奏。可能是因为读过很多色情小说的缘故,我学起来很快,把妈妈操的欲死欲仙。

一股股阴精从深处浇灌而来,妈妈已经数次高潮。

我将鸡巴抽出,坐在妈妈的胸口,将鸡巴凑到妈妈的嘴边,道:‘妈妈,舔一舔你的小老公。’妈妈瞪了我一眼,却温驯得吞了进去,香舌缠绕,吮吸不绝。最后我索性站了起来,妈妈跪在床上给我口交,时而吮吸卵蛋,时而舔弄龟头,好不快活。不知过了多久,妈妈才吐出鸡巴,道:‘不行了,我嘴巴好疼。’

‘那你把屁股撅起来!’那可是我魂牵梦绕地地方啊,我的思绪回到了卫生间香艳的场景,但是现在,妈妈已经真真实实的将屁股撅在我的面前,等待我的抽插。

我迫不及待的插入,不断地撞击着肥美的臀部,每一次撞击都会带来一次前所未有的美妙感觉。我骑在妈妈的身上,每一次都是插到了最深处,聆听着她销魂的呻吟,当真恍若梦境。

‘’嗯……儿子用力啊……用力操我……’

‘老公,你好棒……嗯……’

这时,一阵舒缓的铃声响起,却是妈妈的手机。‘操,真扫兴!’我循声望去,发现手机就在自己身后,于是并没有抽出鸡巴便拿到了手机,我本想立即关机,但看到手机上显示的名字之后,我把它丢给母亲,道:‘接电话吧!’

妈妈接过电话,讶道:‘能接么?’

‘接!’我果断的吩咐。

妈妈终于按了通话键,将手机贴到耳边:‘喂!’

我用力将鸡巴刺到了最深处。

妈妈:‘啊……’她伸手捂住了手机,回头说道:‘小默,别乱来。’

我点点头,妈妈把手移开继续说道:‘没什么,不小心撞到门上了。’

妈妈:‘小默很听话,我也很好。’妈妈虽然极力克制,但她的声音显然有些颤抖,因为我的鸡巴正在她的肉洞里缓慢地捣动着。

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我真的没事……啊……啊啊啊……’

随着我疯狂的抽插,妈妈终于没有忍住,快乐的呻吟冲口而出。

妈妈:‘啊……喂……啊啊啊……’

我继续加快自己的节奏,妈妈喊了一连串的‘喂喂喂,啊啊啊’之后,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复,便挂上了手机。

‘你这个坏东西,你要害死我么?’

‘怎么会,我会对你负责到底的,哈哈哈!’

妈妈叹了一口气,道:‘我怎么生了你这样的儿子,啊啊啊……啊啊啊……好棒的……好儿子……乖儿子……’

终于,我攀上了欲望的巅峰,我将鸡巴抽出,淋漓的精液洒在了妈妈的屁股之上,我满意的吐出了一口浊气。妈妈也回过身来,张嘴将我疲软的鸡巴含了进去,吞吞吐吐,很快便清理干净!

我们躺在床上大口喘息着,我瞥了一眼挂钟,发现才是晚上八点半,便道:‘妈妈,我们出去散散步吧!’

‘好啊!’妈妈心情舒畅起来,便同意了我的请求。

是夜,月朗星稀,蒙蒙夜色中树影婆娑,行人流连,整个小区安静祥和,幽美如画。我和妈妈如情侣般牵着手,徜徉其中,好不快意。妈妈更如初恋的少女,时而咯咯娇笑,时而撒娇嗔怒,让我忍不住又动手动脚起来。双手在她的屁股上来回地抚摸揉捏着,或伸嘴在诱人的乳沟上舔弄。妈妈总是一跺脚,含笑斜瞪我一眼,实在是太过可爱了。只有行人路过的时候,她才会用肩膀将我推开。

我们小区比较偏僻的地方有一块草坪,里面植着许多装饰的花朵。我和妈妈路过的时候,恰好发现有几对情侣躺在草坪上相互拥吻着亲热。我灵机一动,对妈妈道:‘妈,我们休息一下吧!’

妈妈点点头,在草坪边上的石凳落座。我一手揽住妈妈的腰肢,一手揽在她双腿下面,将妈妈横抱放在了我的腿上。妈妈挣扎了几下,急道:‘臭小子,快放我下来,被人看见我还能活么?’

我凑到妈妈的耳边,笑道:‘妈,你越是挣扎,越是吸引别人的眼光,但要是在这里亲热的话,别人恐怕都会回避吧?。’

妈妈闻言一愣,接着狠狠瞪了我一眼,双眸转而变成了一汪湛蓝的秋水,笑意盈盈,我心里一堵,腹部发热,恨不得将她吞入口中。妈妈红唇微启,一排贝齿细腻光滑,缓缓向我靠来,粗重的喘息如三月春风,带着馥郁的芬芳,醉人心脾。

我低吼一声,狠狠咬住了她的香唇,紧接着两条舌头紧紧地缠绕在一起,互相吮吸着甜美的津液,爱怜地抚慰着对方,我的胸膛兴奋地彷彿快要爆炸一般,其中滋味,非言语所能表达。而我的左手,轻车熟路地探入妈妈的裆内,捋开杂乱的阴毛,食指和中指逆流而上,分向四壁摸索。

妈妈嘤咛一声,双乳紧紧贴了上来,双唇吮吸也更加卖力了,在妈妈的引导下,我也学会了亲吻的技巧,母子两人,和谐至极。

‘乖儿子,再插得深入一些……’妈妈在我的耳边喘息道。

‘嗯,阿姝!’我双手立刻加大了马力,同时拇指对阴唇上部的那一粒相思豆轻拢慢捻,不多时,淫水淙淙而来,将我的手湿地一塌糊涂。妈妈紧紧咬着我的肩膀,生怕会发出声音,吸引路人的注意。其实这样香艳的场景,大家都是很感兴趣的,只是碍于脸面,通常瞥了一眼后就转移了目光。

‘啊……嗯……乖儿子……好老公……嗯……’

妈妈还是忍不住发出了呻吟,我的舌头在她雪白的脖子上轻轻舔过,激得妈妈浑身一阵颤栗。同时,五指在妈妈的阴户内卖力的捣动,淫水已经将她的裤子湿透,我甚至能够听到‘噗嗤!噗嗤!’的声音,淫靡而且香艳。

‘老公,我要来了……嗯……来了……’

终于,妈妈在我的手中达到了高潮。而她始终在扭动着身躯,硕大的屁股在我的鸡巴上面摩擦着,虽然隔着衣服,但汹涌的肉浪感觉十分清晰,鸡巴被窝在裆内,欲要涨爆一般难受。

‘阿姝老婆,舒服么?’

‘乖儿子弄得我好舒服。’

‘我也要舒服一下。’

妈妈从我身上弹了起来,坐在我身边,把手伸进我的裆内,握住了滚烫的龟头,道:‘妈妈给你打飞机吧!’

‘不要!’我双手不断地玩弄着她的双乳。

‘那妈妈给你口交吧!’

‘不要,我要射在妈妈的洞里!’

妈妈摇了摇头,道:‘那我们回家吧!’

我立即拉住了她,向身后指了指。妈妈会意,脸上却露出了为难之色。

‘妈,老婆,我保证不会有事的,相信我。’在我的死缠烂打之下,妈妈最终同意了。我们躲在一棵月季花的后面,迅速退下了裤子。

妈妈的肉洞早已经是湿漉漉的了,于是鸡巴十分顺利的刺入,抽插了百十下之后,我开始九浅一深,惹得妈妈不断扭腰摆臀,浪声不断,我顺手抓起自己的内裤塞入了妈妈的口中,继续施为。肉壁温暖而有弹性,将我紧紧地包裹,其中阴液潺潺,甚至流到了妈妈的屁股上,使得每一次撞击,都会发出啪叽!啪叽!的声音。

‘乖老婆,儿子要操你的屁股!’

妈妈十分温顺地跪在地上,明亮的月光照下,她肥美的阴穴清晰可见,无数的阴毛因为湿润的缘故,向两边分开,肉洞一张一合,上面布满了阴液,粉红色的嫩肉若隐若现,何其淫荡,何其淫靡?

鸡巴快速插入妈妈的淫穴,大力抽插起来。

月明星稀,行人稀少,倘若从路上张望,会发现透过浓密的枝叶,一个妇人跪在草地上,将屁股向上撅起,一个男人双腿并拢蹬地,身子伸直,双手撑地,裆处压在翘起的屁股上,永无休止地耸动着。

‘现在的人真是开放啊!’

‘是啊!赶明儿也跟老婆尝试一下野战。’

相关小说

© 2018 X色全网视频 All Rights Reserved.
广告联系: www269la@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