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异少妇的风情万种

字体: 特大 | | |

晚上朋友卫东约我出去吃饭。

我在家洗过澡,然后骑了摩托车过去。到的时候,卫东和他的两个朋友已在那坐好。那两个男的我都还是初次见面,一个说是某医院的医生,长得有些白胖,另一个则又黑又瘦,年纪倒是比较轻,没什么正经行业,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看来就是个社会上的混混。

卫东看来和他也不太熟。我有点后悔答应出来吃这顿饭,妈的还说有美女。

客套几句,卫东说再等个人。等了段时间,那黑瘦青年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问说怎么还没到,电话那头应该是答说快到了。

黑瘦青年挂断电话,随口骂道:‘这骚货,不知道是不是在路上给她的哪个男人撞见,然后捉去哪里操逼了,让我们等

黑瘦青年闻言大笑。我和卫东则对将到的这女人充满兴趣,问过才知道来的是那医生所在医院的的一个护士。这么久。’

那医生嘿笑道:‘你不知道上次某某说,有天晚上载她到黄蜂山兜风,夜黑人静,在路边松树下就操过她。’

等过一阵,几声敲门声响,进来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看身材保持得不错,苗条中曲线玲珑,五官小巧端庄,看起来还有些清秀。

‘怎么来得这么迟,不是路上撞见情人了吧?’那医生说道。

‘有这么多情人的话倒好。’那女人果然见惯风月,随口说。

‘在座四位,随便你选,要不都做你的情人吧。’黑瘦青年笑嘻嘻的说。

‘说的好听。’女人脸不红心不跳的径直坐下。

聊天中隐约知道,这叫罗秀萍的女人已经离婚,单身带着个女儿,也就难怪她如此大胆不羁。

一行人边吃边聊。我和新认识的两位男士没多少话题,他们说话太粗,让我很难融入。幸亏有这妇人,谈笑风生,不但荤段子听着笑得风情万种,就她自己也说得津津有味。我虽然插不太上话,好歹听着还觉得这女人蛮有意思,越看越是觉得滋味十足。

吃到九点多才散,罗秀萍没有骑车,黑瘦青年说送她回去。那罗秀萍沉吟不语。医生和卫东也随即加入自荐阵容说可以送她回去。

罗秀萍啐道:‘看你们都是些色鬼,要送我也要他送。’说罢指着我。

我对他们三个笑了笑,说:‘那就我送她回去吧。’

卫东笑道:‘还是你有艳福啊。’

那两人见罗秀萍已这样说,也不好再说什么。

我骑上摩托车后,她坐在后边和我保持着一些距离。

驶出他们视线后我问她:‘为什么要选我送你?’

罗秀萍道:‘怎么?不乐意啊?’

我笑说:‘就算我有眼不识美女,也知道抢手的必定是宝贝啊,抢都抢不过来,怎会不乐意?’

前面红绿灯,我刹车刹得猛了些,罗秀萍惯性作用上身向我倾过来,胸脯贴在我后背上,我戏道:‘看你这么苗条,想不到上面还蛮有肉的。’

罗秀萍在我的肩膀打了一下,嗔道:‘看你饭桌上斯斯文文的,想不到这么坏。’

我说:‘你不看看你上我摩托车时,他们那羡慕嫉妒恨的眼神,好像我铁定美色丰收了,我不沾点好处,岂不是白白蒙受不白之冤了么?哎,我也是无奈啊,谁让你选我呢。’

罗秀萍道:‘油嘴滑舌,你们男人没个好东西。’

我说:‘那也是被你们逼的啊,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逼啊逼……’

罗秀萍听出我后边的言外之意,又用手打我肩膀,啐道:‘看来你不但坏,比他们还更坏。’

我笑道:‘那你现在肯定是发疯般的爱上我了吧。为了庆祝我们这段感情的出生,咱们去兜兜风吧。’我转而向城外开去。

罗秀萍道:‘别发疯了,我还有事呢。’

我说:‘我也有事,不过我现在什么事都不想管,只想美女有段浪漫的兜风之旅。’我加快了摩托车速度,道:‘搂着我点。’

罗秀萍无奈,伸手抱住我的腰。她没有强要下车,说明对我确实还颇有好感,谈吐斯文点还是有好处的。

到了城外,我放慢了些速度,道:‘美女,有点冷呢,能不能贴着我点啊?’

罗秀萍不理我,道:‘你要带我去哪啊?’

我一踩刹车,罗秀萍身子倾在我背上。她挥手轻打我肩膀,骂道:‘讨厌。’然后将身子轻轻贴在我后背上。

我说:‘哇,真舒服!很有恋爱的感觉呢。’

罗秀萍道:‘你还这么年轻,和我怎么恋爱?’

我说:‘我说的是感觉,何况恋爱也不分年纪。’

我把她载到一处僻静的河堤,带她去草地上坐。

罗秀萍有点怕,道:‘会不会有蛇啊?’

我说:‘不会,我经常来。’

罗秀萍道:‘哼,在这骗过很多女孩吧?’

我搂着她的腰在草地上坐下道:‘怎么?吃醋了?’

罗秀萍扭着身子想要挣开我的手,道:‘吃什么醋,你个小屁孩。’不过她又接着道:‘你不是真的想要和我恋爱吧?’

我相信这只是她撩拨而已,而不是真心想这么问。

我左手用力环搂着她的腰不让她挣脱,右手轻摸着她腰肢道:‘可以吗?’

罗秀萍道:‘我才不相信你会追我这样大你好几岁的女人。’

我说:‘不是说一切皆有可能么?’

我摸着她的腰发现它渐渐的在变软,知道她已有些动情。干柴需得烈火上,我毫不犹豫,伸手去解她衬衫下边的衣扣。

罗秀萍抓着我的手说:‘别乱来。就算你想追我,你这也发展得太快了吧?’

我坏笑道:‘发展得快没关系,只要后面够持久。’转而伸手去摸她胸部。

罗秀萍骂道:‘流氓。’双手推挡,却禁不住我的手在她胸脯上游走,推挡良久仍摆脱不开,最后叹了口气,偎倒在我身上不再抗拒。

我伸手解开她胸口的衣扣,看见她米黄色的乳罩里面裹着半裸的一对丰乳。我先在乳罩外面握了握她的乳房,然后再探进乳罩里面贴肉握住,感觉温凉温凉的,但手感很丰富。

我小声笑道:‘果然是蛮有肉的。’

罗秀萍不说话。我松开裤子,掏出早已挺直的肉棒,捉过罗秀萍的手让她握在手里。

罗秀萍犹豫了一下,终于顺从而熟练的套弄起来。我解开她的乳罩,肆意的抓弄着她的乳房。罗秀萍轻喘起来。我伸手去接她的裤钮,罗秀萍道:‘这里太空旷了,你可别想在这里和我做。’

我说:‘没事,你看周围连个鬼影都没有,再不然,咱们可以到那颗树后面去。’

我把手伸进她的内裤里,手指碰到她的阴唇,已经湿的不行,手指背能感觉到内裤都已经湿了一片,我笑道:‘骚货,已经这么湿了,我要不在这里干你,下次你还能理我?’

罗秀萍拿开我的手,忽然俯身把我的肉棒含在口里嘬了起来。

她的口技一流,我爽得不行,让她趴在草地上就要后入她。罗秀萍说:‘不行,太显眼。你坐着,让我来。’

她让我摊开腿,她自己则背向着朝我的胯部蹲坐下来。

我叹道:‘哇,观音坐莲哪!宝贝你可真有一套。’

我扶着肉棒,让它准准的插入罗秀萍的肉缝,然后抓着她的腰。

罗秀萍缓缓的坐下到一半,抬高屁股,又再坐下,直到最底部,然后周遭一摩,爽得我心底都麻了。她的里面虽然不怎么紧实,水也很多,但她的技术确实一流。她就这样起坐扭动,淫水将我的裤子都湿了一片。

我扶着她的腰,配合着她的动作,直到她累得不行坐在我怀里。我把她推到草地上,让她狗趴着,掰着她的双臀奋力朝里冲杀。

罗秀萍‘啊啊’叫唤了一阵,用手往后推我道:‘不行不行,动作太大了,到那树后面去。’

我深顶两下才放开她,两个人提着裤子溜到树后。罗秀萍在树后扶着树干,撅起屁股。我正要提棒杀入,手机却响了起来,却是卫东那家伙。我懒得去接,按了静音扔在草地上,抬着肉棒挺进狭缝中。

‘骚货,爽么?’我拍着她的屁股道。

罗秀萍呻吟着道:‘嗯……挺……挺爽的……哦……你够厉害……啊……’

我大肆冲杀数十回合,高潮处直捣黄龙,将满腔精液射进她子宫深处,颤过好久才抽出肉棒,带出一大滴浓白的精液。

‘妈的,野战真够爽的!’我拉上裤子,长舒了口气说。

罗秀萍弄好衣服,张口说:‘最近手头有点紧,能不能先借五百块钱用用。’

我说:‘哇,你不是把咱们这段美好的感情只当是场交易吧?’

罗秀萍不悦的说:‘说什么呢,你以为我是出来卖的啊?真的是手头紧。’

我扯过她说:‘借也不是说不可以,不过今晚你可得让我好好爽爽。’

罗秀萍道:‘你还没爽够啊?还想怎样?’

我拉着她在草地的树阴里坐下,解开她胸口衣衫,松开她里边的乳罩,把玩着她的乳房,道:‘等会开个房,今晚玩得尽兴点。’

罗秀萍沉吟了会,道:‘我女儿不在家,去我家吧,省下两百块给我好了。’

我说:‘你还挺会划算的。那更好。’

罗秀萍就要起身,说:‘那走吧。’

我拉住她说:‘别急,路上的时间也别浪费,给我来个美乳按摩。’我解开她的衣服,摘下她的乳罩装在裤袋里,帮她穿上衣服扣上扣子。

罗秀萍臊得有些脸红,道:‘你这色狼要不要这样?给人发现多难堪啊!’

我说:‘不扒了你衣服谁知道你里面没穿啊。等会在车上搂我紧点,给我使点劲。’

罗秀萍道:‘真讨厌。’

骑上摩托车后,罗秀萍乖乖的搂着我,将一对乳房贴在我背上,暗地里来回磨蹭。那饱满的肉质感充满了诱惑,我赞道:‘不错,爽翻了。’

罗秀萍却低声骂道:‘变态。’

径直到她家,房子挺宽敞,布置得还挺整洁,是她老公离婚时判给她的。

她说先去洗澡,她的卧室里有浴室,我随着她进去,见里面还有个挺大的浴缸,正好,能来个浴缸大战。

罗秀萍不肯和我共浴,我好说歹说,好不容易才说服她。

我放好水光溜溜的躺在浴缸里,看着罗秀萍在面前脱衣。虽然年过三十,不过她确实还是个非常有风韵的女人。

她的皮肤很白,腹部平坦,胯部很宽,一看就知道是性生活比较丰富的人,绝妙的是她的乳房非常饱满,衬着她显得娇小玲珑的身材异常的诱人心魄。

她一只手捂在胸前,遮着她胸前两点,这欲盖弥彰的姿势,让我的下面很快硬了起来。

她跨进浴盆,我一把扯过她,让她俯卧在我面前来个波推。她的双乳滑溜溜软绵绵的在我的胸膛上摩来摩去,那感觉真妙不可言。

摩过一阵,肉棒已爆挺,我推转她身子让她跪在浴缸里抬棒往她的肉缝里插进。水灌进她的阴道里冲开她的淫水,一直有点粗粗的感觉,接触感很强。

罗秀萍开始大声的叫起来:‘啊……好棒啊……噢……再深点……哦……好硬……啊……’

我抓着罗秀萍的两边屁股大肆抽插,浴缸里水花四溅:‘骚货,喜欢给我干不?干得你舒坦不?’

罗秀萍扭动屁股迎合着我:‘舒服……哦……好舒服啊……尽情的干……干我吧……哦……我好喜欢被你干……啊……好人……你好棒啊……’

虽然已经射过一次,不过给这骚货扭来扭去,还是有点吃不消有点想射,深顶后连忙抽出肉棒。罗秀萍也软软的坐倒在浴缸,躺在我怀里,轻喘着道:‘你还真挺厉害的。’

我说:‘算你有眼光,别人怎么吃的消你这骚货。’

罗秀萍哼哼道:‘看你外表还蛮斯文的,我可没看出你是色中禽兽呢。’

我笑着说:‘我倒是一眼就看出你是十足的骚货。’

罗秀萍转过身来跨在我身上面向着我,在水里将我的肉棒捋硬,抬起屁股慢慢坐下,肉缝张开,将我的肉棒‘吃’进去,在水里起伏颠簸起来,一面‘嗯嗯啊啊’的呻吟着。

我挺着身子,双手狠抓着她的乳房,狠狠道:‘贱货,老子还没发威,你倒横起来了,看老子怎么收拾你。嗯……老子干死你这骚货。’

罗秀萍在水里骑在我身上放荡地扭动屁股,差点没把我的宝贝给弄折。我死守精关,偏不射出。罗秀萍扭动中忽然阴道收紧,紧紧吸住我的肉棒。我心底一颤,差点没守住,连忙屏息静气。

罗秀萍自己高潮了一回,软下身体,骂道:‘算你狠,妈的。手上用这么大劲干嘛,老娘的乳房都要给你抓爆了。’

我松开手扶住她,看她的双乳果然被我抓得红红的一片,忍不住笑出来道:‘不用点劲,哪顶得住你这股骚劲。’

洗完澡上到床上,我让她给我口交。

罗秀萍说:‘你也爽了这么多次了,先把钱借给我。’

我笑笑道:‘宝贝,说实在的,你虽然比我大好多岁。不过凭你这般的功夫,我现在确实是很被你迷住了。你放心,我肯定借给你,不,不是借给你,这一千块钱,就当我真心和你好的见面礼吧。希望咱们能长长久久的。’

说着拿过裤子,从裤兜里拿出钱来,数数也只有1300多,索性道:‘来,都给你吧。我对你是真心的。把家产都给你喽。’

罗秀萍眉开眼笑,道:‘你这人虽然又色又流氓,不过还算我没看错你,你身上还是有招人喜欢的东西的。你放心,我不是要你的钱,我会还给你的。’

我笑道:‘不单是我身上吧,应该是我身下有更招你喜欢的东西。’说着挺起棒棒。

罗秀萍啐道:‘去你的。’

我她推倒在床上,拉开她的身子,让她的手臂展开,按住她的胳膊,从正面开始插她,道:‘小淫妇,尝尝本大王的威风吧。’

罗秀萍配合的叉开双腿,拱起膝弯夹着我的身子,开始呻吟起来。她的身子渐渐的收紧,肉穴里却越来越湿滑,呻吟声也越来越大。

我放开身段,大肆冲杀。罗秀萍双腿缠着我,大声呻吟,同时夹紧双腿。我觉得精关抖动,知道不能持久,愈发凶猛冲突。

罗秀萍大声叫着:‘啊……啊……爽……好爽……啊……啊……你来啊……来啊……啊……再来会……再来会……’

我深深地顶在她里面,肉棒被她两边肉壁紧紧夹住,一阵乱抖。罗秀萍死死将我缠住,好一阵才松开瘫倒。

我趴在她身上,感受着她柔若无骨的肉体,叹道:‘宝贝,你真是尤物啊,死在你身上的心都让人心甘情愿。’

罗秀萍轻喘着道:‘要死可滚远点。你也不错!以后对姐好点,有你舒服的时候。’

我听她自称为姐,心中那个激动,干姐姐可是世上最美好的礼物。我立马答应:‘是。以后有弟弟一口吃的,绝不敢给姐姐半口。’

罗秀萍哼哼道:‘说得这么好听,到时候看你怎么做。哎呦!你下来吧,压死我了。’

相关小说

© 2018 X色全网视频 All Rights Reserved.
广告联系: www269la@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