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荡的银行女员工们

字体: 特大 | | |

自己作为一个在银行工作多年的职员来说,目睹了太多太多银行女员工们利用美色与行长们进行钱权交易的事情。在这里忍不住想写出来。让大家知道银行的女员工们是多么的淫荡与风骚。

基层银行里女员工较多,往往一个储蓄,出纳,会计科80%都是女同志。在这样一个女性群体里,自然而然地少不了各种风流韵事。更何况往往行长们都是男的,这样更给了他们各种各样的可乘之机。

某支行领导请上级行吃饭,特意叫上她心仪已久的女员工韩某一起陪同。韩某30多岁,眼神迷人,身材突出,能说会道,甚得支行刘行长心意。刘行长一直想找机会下手。这次正好以吃饭为由。饭桌上,你一杯我一杯的敬酒,韩某略有酒量,也略有醉意,红色面甚是诱人。刘行长早已心猿意马,眼神不停在她大腿上,胸部逗留。散场之后,刘行长藉机送她回家,在车止,刘行长不停地挑逗她:‘小韩啊,今天委屈了你,喝了不少酒啊。’

‘是啊,刘行长,他们可真能喝。’

‘小韩啊,你入行几年了?’

‘八年了,刘行。’

‘也该提提了,过几天开行务会,我争取把你提个科长。’

‘真的啊?刘行长,那可太谢谢你了。’小韩激动地说。说着说着,刘行长便把手放在小韩的手上,对她说:‘小韩,你喝完酒更好看了。以后你放心,只要有我在,行里有什么好处绝少了不你的。’

‘谢谢行长,哎呀,刘行,你别这样。’小韩并没有对刘行长的手拒绝,因为她知道拒绝也没有用,现实一点才有好处可得。刘行长看到小韩没有拒绝,便更一步,把手在她腿上抚摸着,

‘行长,你别这样好吗?你还开车呢。’

‘放心吧,小韩,我没事的,只要你跟了我,什么事你都不用想了。’说完,刘行长的手已经把她的裙子撩起来,她里面穿了一件连体丝袜,看着她白嫩的大腿,刘行长口水都流了出来。

‘小韩啊,你真迷人啊。’

‘刘行长,不要了,你好坏啊!’

刘行长一手把方向盘,一手终于伸向了他向往已久的地方,小韩的双腿中间,她里面穿了一件黑色的蕾丝内裤,刘行长隔着内裤在她的阴部来回抚摸着,不一会就感觉到她的湿热。小韩的双腿来回扭动着,不停地央求道:‘刘行长,不要啊,,啊,好坏啊你!不要了,行长。’小韩越央求,刘行长的手越不老实,只是他还要开车,使不上劲,不过这已经足够把小韩挑逗得骚劲十足。小韩慢慢地从央求变成了呻吟:‘啊,,刘行长,你的手,不要了,嗯,啊,,,呢。。’

刘行长握住小韩的手把它放在自己的裤裆上。‘小韩,摸摸我的鸡巴,硬得不行了!’

小韩当然明白刘行长什么意思,也就不顾那么多了,主动解开刘行长的裤裢,掏出刘行长的鸡巴,附下身子,张开嘴裹了起来。只见小韩用手握住行长的鸡巴,先伸出舌头,来回舔着刘行长的鸡巴头,时而将整个鸡巴含在嘴里,上下套弄着,并不时地用手撸弄刘行长的鸡巴。可刘行长不想第一次在车里就这样口交。他停下车,对小韩说:‘小韩,你裹得真舒服啊,走吧,到我家了,上去吧。’

‘不要了,行长,今天有点喝多了,你还让我这样。羞死了!’

‘哈哈,小韩,你把我鸡巴弄这么大,不帮我泄火怎么行呢?’

‘那你家里没人吗?’小韩问。

‘没人,这是给别人贷款给的礼物,进去看看吧。’

刘行长系上裤裢,领着小韩走进了房间。三室一厅的房子,装修得格外豪华,家用电器应有尽有。刘行长一进门就搂住小韩在怀里,用嘴开始亲她,边亲边说:‘小妖精,迷死人了,鸡巴让你裹得舒服死了。’小韩想躲开又没法躲,只好迎合刘行长的舌头。刘行长三下两下脱光她的衣服。对她说:‘让我好好欣赏欣赏你。’

‘不要啊,你好坏啊!’

只见小韩只穿着一件粉色的乳罩裹着丰满的奶子,下身的裙子已经被行长脱掉了,一件连体的丝袜系着黑色的蕾丝内裤。刘行长将小韩抱在沙发上,嘴已经拱到小韩的胸前。一只手抓住她的奶子,用力地揉搓,不停地拨弄乳尖,把另一个奶子含在口中,拚命地裹着,裹的小韩不住地呻吟:‘啊,,轻点啊,刘行,,啊,,裹得好难受啊!你好坏啊!’刘行长继续着把手伸向她下体,隔着内裤开始玩她的逼,内裤早已被淫水浸透了。刘行长脱下她的内裤,放到嘴边,贪婪地闻着小韩内裤上淫水和尿渍混合的味道,边闻边说:‘好香啊,你看你,全透了。’

‘啊,不要啊,刘行长,你好坏啊!什么味儿啊?你那么愿意闻?’

‘来,小韩,你来闻闻你流出水的味道。’说完,刘行长用两根手指往她逼里一扣,弄出些白浆了,放到小韩的嘴边。

‘啊!好涩啊!你喜欢闻啊?’

‘当然喜欢了,女人的淫水对男人是最补的,男人的精液对女人也一样大补啊!’

说完,刘行长爬在小韩的两腿间,用舌头舔起她的小穴来,边舔边用手指抚弄她的阴蒂,弄得小韩浑身直抖,一个劲地淫叫:‘啊..!刘行,你轻点舔啊!下面好难受啊!’

‘难受了,想要鸡巴吗?’

‘想啊..啊..要..,给我!’

刘行长看着淫荡的小韩,急忙脱下裤子,粗黑的鸡巴头对准她的小骚穴,往里一挺,插了进去,小韩尖叫一声:‘啊,刘行,你的鸡巴好大啊!顶到里面了!’

‘是吗?啊,你的里面也好紧啊,喜欢这样干你吗?’刘行长喘着粗气说到。

‘啊,喜欢,,噢,,轻点插,呢,,啊,,,噢!’

刘行长插了数十下,阴毛上已经沾满了小韩的淫水,看着白浆顺着小韩的逼里流到屁股上,刘行长急忙抽到鸡巴府下身子,去舔她的淫水。

‘不要啊,刘行,别停下来啊,再放进去!’

就这样,刘行长又干了小韩几十下,终于忍不住了,一个劲喊道:

‘啊,干你小骚穴,要来了!’

‘啊,刘行长,不要射在里面啊!’

刘行长抽出鸡巴,搂住小韩的头部,把鸡巴塞进小韩的口中,用力一插,一股浓厚的精液全部射在小韩口中。然后又在她口中来回抽动了几下,看着小韩嘴角流出的精液,刘行长急忙用手拨进她嘴里。

‘咽下去,这是最精华的。’

小韩只好无奈把刘行长的精液全部吞下。就这样,小韩成为刘行长的第一个情妇。

在以后的日子里,小韩果然被刘行长提拔为科长,工资奖金也都翻一倍。而刘行长的办公室,车里,家里都成了他们寻欢作乐的地方。特别是刘行长,鸡巴一硬无论在什么地方,都要找小韩过来。有一次,在刘行长办公室,难得轻闲,刘行长上网看看了股票,无意中浏览到一个黄色网站。看得他鸡巴立即硬了起来。于是他把电话打到小韩科里,说有业务要她来一趟,小韩知道刘行长不是要为他口交,就是要干她。为了方便,小韩先去趟了卫生间,把内裤脱了下来。然后来到刘行长的办公室。

‘刘行长,又找我干嘛?昨天你都弄了四次吗?干得我腿都软了,也不知道你哪来这么大精力啊?’

‘有你这个小妖精在,我弄四十次都不够。对了,下周海南有个学习班,你不是没去过吗?我已经申请你去了。怎么样?小美人,?

‘真的啊?我特想去海南呢,你真好!刘行长!’

‘哈,哈,那你怎么谢我啊?’

‘讨厌,,你不会又想在这里干吧!万一来人怎么办啊?’

‘放心吧,行长室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去,把门锁上。’

小韩只好把门锁上,然后一屁股坐在刘行长腿中,两个人拥吻起来。刘行长一边吻一边把手伸进小韩裙子里,抚摸她光滑的大腿,然后向上一摸,发现她没穿内裤。心想,真是个骚女人啊,这样的女人太懂我心意了。于是刘行长二话不说,直接用手扣挖她的小穴。

‘啊,刘行长,轻点,昨天都被你弄痛了,今天轻点好吗?水都快让你吸干了。’

‘小骚货,我的精液不也都被你吃尽了吗?以后咱俩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叫你小骚货好吗?

‘随你,刘行长,你想叫什么就叫什么。啊,轻点,好痒啊!’

就在刘行长干想操她时,小韩的手机响了,原来是她老公打来的。小韩赶紧离开刘行长的大腿,坐在沙发上,和老公聊了起来。刘行长很生气,特别是看到小韩电话里和老公聊天,刘行长走到小韩身边,掏出鸡巴,放到她嘴边,让她边打电话边为他口交。小韩没有办法,只好边和老公聊天,边裹弄着行长的鸡巴。刘行长小声对小韩说:‘你就这样和你老公聊,我来!’就好像她老公在身边一样看着自己的老婆被别的男人操,好过瘾啊!刘行长让小韩爬在沙发上,撅起屁股,刘行长一把掀起小韩的裙子,冲着她的小逼插了进去,小韩捂住电话呻吟叫着:‘嗯,,啊!!!’她老公在电话那边问她:‘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啊,没事,你接着说吧。’

刘行长看着小韩打电话被人操的样子真是骚极了,更加快地抽插的速度。小韩的骚水顺着大腿往下流,弄湿了刘行长的沙发。又操了数十下,刘行长感觉要射了,就抽出鸡巴来,让小韩裹着,小韩还在和老公打着电话,听老公讲话的时候就用力地含着刘行长的鸡巴,刘行长实在忍不住了,握住鸡巴,射了小韩一脸,还有她的手机上。这时候,小韩的电话也要完了,刘行长让她把手机的精液舔净。小韩嗔怒说:‘刘行长,你好坏,我和他打电话,万一要让他听到怎么办?’还有,你弄了人家一脸,裙子上也有啊!

‘小骚货,来擦擦,刚才你打电话真是太爽了!’你看看,我沙发都是你的骚水,都弄湿了。

‘讨厌,你坏死了!对了,我下周什么时候走啊?’

‘大概是周三吧,你回去准备准备吧’

就这样,小韩离开了刘行长的办公室,又回到她的工作岗位上。再后来,刘行长又升迁为市行行长,而小韩也被提拔为支行的行长。虽然单位的人都知道她和行长有一腿,却谁也没有证据。不过,这件事还是让小韩的老公听说了。她老公姓林。也是银行的一名普通职员。听说她老婆和顶头上司关系暧昧,有点沉不住气了,虽然几次问小韩,但她不可能承认。终于有一天,小韩说加班,回去要很晚。她老公决定看看她到底在单位做什么。

老林先往她老婆办公室打电话,没人接听,便来到单位,单位的人说今天根本没有加班。老林便离开支行来到市行,去找刘行长。市行楼其它人都下班了,只有刘行长办公室的灯还亮着,老林悄悄地走到刘行长办公室,把耳朵贴在门上听里面的动静。只听见里面刘行长说:‘小骚货,这几天想死你了!’接着是他老婆的声音:‘你出差这几天,没在外面瞎搞吧。’

‘怎么会呢?有你这个小骚货在身边,其她女人都没意思。快点,让我爽爽!’

‘坏蛋,啊,轻点,’

接着就听到里面解衣服,脱裤子的声音,老林爬在门缝往里看,只见她老婆小韩正蹲在刘行长面前,尽情裹着刘行长的黑鸡巴,裹得津津有味,不时地发出啧啧的响声。看得老林鸡巴都硬了,真没想到自己老婆居然是这么骚的女人,可她在家从来不为老林口交。老林真想冲进去抓住这对狗男女。但回神一想,不如先搞到证据,以后来要胁刘行长更实惠。于是他拿出录音机把两个人做爱的动静全录下来。

过了几天,老林觉得该是向刘行长提条件的时候,于是一天晚上,他来到了刘行长家里。开门的是刘行长的老婆。她老婆四十多岁,身材略胖,长相一般,典型的家庭妇女类型。

老林说:‘我想找刘行长。’

‘他不在家,出门了。你找他有什么事?’

‘你是他爱人吗?’老林问。

‘是啊,你找他有事吗?’

当时,刘行长的老婆穿一件普通睡衣,但刘行长的屁股很大,胸也很大,一下子,老林心里产生一个念头,他搞我老婆,我也搞他老婆。于是就对她说:‘刘行长欠我东西,我来要的。’接着便把录音带放给他老婆听。里面的淫声浪语听得刘行长老婆目瞪口呆,脸颊绯红。

‘你知道电话里的女人是谁吗?是我老婆,这个老混蛋。’

‘那,那你想怎么办??’刘行长老婆害怕地问。

‘怎么办?他让我戴绿帽子,我也让他戴。’老林淫笑地说。

‘你要干什么?你不要这样!’

‘怕什么,你老公这样对你,你还护着他,再说,你老公在外面搞女人,哪有精力回来再和你做,你一定很长时间没做爱了吧,我来满足你吧!’

说完,老林上去扑住刘行长的老婆,按倒在沙发上。刘行长的老婆好像也没有反抗的意思。只是嘴里拒绝着:‘你不要这样,我比你大很多,你不能这样!’

‘来吧,我不在乎,我能满足你。’接着老林把手伸进刘行长老婆的睡衣里,刘行长老婆里面没穿乳罩,两只乳房松夸着,但很大,老林把头伸进去,用嘴裹着她的奶头,居然马上硬了起来,乳晕黑黑的,一看就知道是个性欲欲强的女人。刘行长老婆一边推他,一边哀求道:‘你别这样,再这样我喊人了!’

‘喊吧,反正我老婆也让别人干了,我不怕丢人,你要是不怕你就喊!’说完,老林开始扯她的睡裤,一把就脱了下来,白白肥肥的大腿露了出来,刘行长老婆居然穿了一件紧体的型体内裤,老林一边用手抚摸她的大腿,一边把脸埋在她两乳中间,来回地舔着,边舔边说道:‘还说你不想要,奶头都这么硬,我能满足你的!’

‘啊,不要啊,嗯,,,呢,,啊,,,!’刘行长老婆由哀求的声音变成了渴望。毕竟四十多岁的女人正是虎狼时期,而刘行长却很久不和她做爱了。于是慢慢地她不再拒绝老林的抚摸与亲吻,开始接受他了。老林没想到这么快就征服了这个女人,他可要好好玩弄一上别人的老婆了。老林把她上衣脱了,两个大奶子在胸前晃荡着,只穿一条内裤的刘行长老婆像个荡妇一样等着老林来操。老林把她内裤扒下来,放在嘴边,闻了闻,一股骚味掺着刚刚分泌出的淫水的味道混合着,果然是熟女,黑黑的阴毛杂乱无章,看着眼前这一堆白肉,老林的鸡巴一下硬了起来。

‘把我裤子脱了!’老林命令着。刘行长老婆没有办法,只好照办,老林这几天没有洗澡,当刘行长老婆把老林内裤脱下时,一股腥臭味飘了出来。

‘裹我鸡巴!快点!’老林说道。

‘不要啊,好脏啊!’刘行长老婆躲闪着。老林握住鸡巴,不管那么多,直接插进她口中。‘给我舔干净了!’刘行长老婆只好闭着呼吸开始裹老林的鸡巴。老林鸡巴的包皮缝中有白色的污垢,又腥又臭,而刘行长老婆没有办法,只好忍住恶心来吸裹。老林心里得到极大的满足,以前他和小韩做爱时可从来没为他口交过。看到身下这个老熟女如此卖力地裹自己的臭鸡巴,心里好爽啊。他想变着法来折磨她。

‘来,把我包皮里的垢舔干净,要用舌头一点点舔。’

他老婆已经彻底放弃自尊了,像个女奴一样听话,虽然看到老林包皮里的污垢恶心,舔起来又酸又臭,但看到老林雄壮的鸡巴,下身又湿热了,便不顾一切地舔了起来。老林的性欲被完全激起来了,特别是看到刘行长老婆爬在自己身下淫荡地为他口交,又看到她撅着肥大的屁股扭来扭去,老林的鸡巴好像又涨硬了。他伸出手抚摸刘行长老婆的屁股,用手指插进她的阴道里,扣了一把,里里湿湿的。老林抽出手指,上面沾着他老婆的淫水,老林闻了闻,一股骚气,老林舔了舔,碱涩的味道。

‘都这么湿了,还说不要!过来,让我舔舔!’

说完,老林把刘行长老婆身子翻过来,让她分开大腿,整个熟女逼就都露在了老林的眼前,刘行长老婆不好意思地求道:‘不要这样好吗?’老林顾不得那么多了,附下身子,用手拨开他老婆两片肥厚的阴唇,闻着成熟女人骚逼的腥味,伸出舌头舔了起来。刘行长老婆哪受得了这么刺激,只有淫荡地喊道:

‘啊,,,不要了,,好难受啊,你的,,,你的舌头!轻点!’

老林一边舔着,一边用手指在刘行长老婆的逼里挖来扣去,直弄得她下面白浆翻滚,令老林好兴奋,没想到四十多的女人还能有这么多淫水,老林伸出舌头一点一点地舔着,弄得刘行长老婆一个劲地哀嚎:‘啊..不要舔了,受不了了,下面好热啊!好脏啊,求你别舔了,啊..!’

‘来,翻过身去,我要舔你屁股。’老林命令道。

‘啊,不要啊,,你好坏啊!’

刘行长老婆只好把转过身,爬在沙发上,分开大腿,撅起又大又肥屁股对着老林,老林贪婪地抚摸着,然后用手分开她的屁股蛋,欣赏她的屁眼,并伸出舌头开始舔了起来。这一舔不要紧,刘行长老婆好像对她自己的屁眼很敏感,加上老林的舌头长而有力,弄得她浑身发抖。一个劲地淫叫:‘啊,,不要啊,别舔了,受不了了!!’老林才不管这些,又用手指捅她的屁眼,把刘行长老婆的屁眼弄得一张一缩的。老林握住鸡巴,对准她的穴口,磨擦了两下,便插了进去。

‘啊,轻点啊,,,噢,,好大啊!’

老林揉弄刘行长老婆的屁股,边用力插着。边干边叫着:‘干死你,你这个骚女人!可我淫荡点叫床!快!’

刘行长老婆没办法,只好像个骚货一样叫道:‘啊,不要啊,用力操我,干死我吧!’

‘别停下来,你的鸡巴好大啊,干我,干我!’

刘行长老婆好久没有男人干过了,小穴像决口一样,骚水向外涌着,不一会,两人的阴毛都湿了。老林看着身下这个熟女是如此的激情,鸡巴抽动的更快了。而每一下抽动老林的蛋蛋都会拍打在她屁股上,边干老林边用手指捅她的屁眼,一会就把刘行长老婆的屁眼捅大了,老林抽出鸡巴,对准她的屁眼,一点一点地插了进去。刘行长老婆感觉到老林在操她屁眼,又紧张又刺激,不知该喊什么了:‘啊,不要啊,好痛啊,不要插后面啊!’

‘啊,这里真紧啊,大姐,你的屁眼好紧啊,是不是他从来没干过你屁股啊?’

‘啊,。,。不要了,好脏啊!求你了,轻点捅啊!’

老林的鸡巴被她的屁眼夹得酥庠,刘行长老婆股沟和阴道口不时地有淫液分泌出来,老林感觉要射了,便加快了抽送的速度,最后用力往里一挺,整个身子爬在刘行长老婆的背上,鸡巴顶在她屁眼深处,射精了。老林慢慢地抽出鸡巴,看着精液和刘行长老婆的秽物一点一点从她屁股里流出,老林感觉好爽啊。而此时刘行长老婆就像虚脱了一样,爬在沙发上喘着气动弹不得了。

相关小说

© 2018 X色全网视频 All Rights Reserved.
广告联系: www269la@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