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往事之荒唐乱伦

字体: 特大 | | |

我的性发育比较早.很小的时候,记不得几岁了,那时候我家还是一居室,我和妈妈爸爸睡一张大床,半夜里经常被他们的动静弄醒.有时候就偷偷的眯着眼看,因为不开灯所以基本看不太清楚,只能看到爸爸光着身子趴在妈妈身上运动.那时候已经知道那是怎么回事了.

有几次我睡在另一头,刚好他们是凌晨在做,外面已经比较亮了,看到爸爸趴在妈妈身上,妈妈的两腿裹在爸爸的屁股上,爸爸在一点点的动,隐约能看到爸爸的JJ在插妈妈的逼,不过很模糊.

还有的时候,我和妈妈睡一头,妈妈在投入的时候会伸手摸我的小几几,可恨的是那个几几就不由自主的硬了.

记得爸爸每次都很快,妈妈刚有点感觉,叫他使劲,他就没了,害的妈妈总跟他为这吵架.

我的整个成长经历就是伴随着看着他们做爱成长的.

初中的时候,记不得是初几,那时我们搬了家,我也已经分床睡了.那时爸爸总要上夜班,我妈妈嫌她那里热有时就到我床上睡.床小,不够两人,就一人一头.开始是睡梦中会不知不觉的搂着妈妈的腿,后来就习惯了,天天如此.记得有天妈妈把腿就抬我身上了,我也把腿插过她的,两人屁股就挨着屁股.我看她睡的熟,就顺着她的内裤脚(那种宽松的大裤叉),去摸她的逼,第一次很紧张,以前认为女人那里会想身体各部位一样坚硬,没想到这么软这么湿,就那样在外面摸着,不敢进入,后来就睡了.以后常如此,直到一天(那天姿势很合适,她把一条腿支起来了),我就用手进入了片光滑柔软的地方,当时也没有意识到那是阴道,因为在概念中阴道是比较小的,(可能我妈妈阴道确实松点,而且不向我老婆那样有邹折,她的很光滑),然后顺着进去,感觉有个硬硬的东西(后来才知道是子宫口),就这样以后几乎天摸着睡觉,几乎所有时间手都是在她的逼上睡的.妈妈的逼和老婆的截然不同,阴唇上无一根毛,阴阜上也很少,而我老婆的简直是乱草(以后发给大家看).

我现在相信她那时候多数是清醒的,起??码模模糊糊知道我做什么.

有的时候是爸爸上白班和大夜班,她就不过来了,不过有时候爸爸上大夜班,她也会后半夜过来,有几次是刚刚和爸爸做完(我在这边能听见),然后爸爸就走了,妈妈到厕所洗完屁股有时就会走到我这边.记得有次她做完过来,我摸过去的时候感觉特别水滑,还特意把手指闻了一下,有一种刺鼻的腥骚气,现在想起来肯定是没洗干净的精液味道.

不知道哪一天,可能妈妈确实累,或者我的手指弄疼她了,她用脚把我的手蹬开了.那一瞬间我简直是无地自容,因为自己的丑事被发现了(现在想多可笑,天天用手口她的逼,还天真的以为她不知道)

过后几天,我就不敢了,不过发现妈妈也没有说什么,一切想没事一样,我的胆子就大了起来

记得第一次是有天起来小便,回来后就迷迷糊糊的睡到她的一头了.妈妈是脸朝里的,回头看看,也没说什么,只是往里面挪了点地方.就这样我睡到了她的那头.开始还是老老实实的背对着睡,后来就翻过身了,不过发现睡一头根本就没办法摸了.只好顶着妈妈的屁股睡.那天的情形是记的很清楚.下面硬的象铁,里面象火在烧,昏了头,胆子一大就掏出那东西往妈妈的屁股沟里蹭,顺着妈妈的裤缝,一点一点望里面顶.不过那都是徒劳,因为根本没有办法深入哪怕一点点.不知道过了多久,印像中是很久很久,突然妈妈伸过来一只手到背后,把我的东西往腿中一夹,然后又睡去了.我知道她没有睡,但是也不敢进一步了.就这样一来放着,也没有进,也没有退(无法进,也不想退),接触到阴唇的东西彷彿是要爆炸一样的愉快,快感慢慢的积累,然后就是那不可遏制的排山倒海的激动.回想起来,以后十多年也再没有那样的快感了.记忆中那次射的特别的多,时间也特别大长.浓浓的东西到处流淌.我也迅速回到现实中来.记得当时的感觉就是要去自杀,觉得自己是多么肮脏.不可原谅.

妈妈没有开灯,也没有起床(她平常做那事每次完了都要上厕所洗屁股的),只是在黑暗中抬了下屁股,脱下内裤塞在腿间又睡去了.

第一次赤裸裸的顶着妈妈的屁股,感觉难以形容.内疚和快乐夹杂在一起,还混杂着浓浓的精液的腥味,接下来就是沉沉的睡意.

一觉醒来,发现还抱着妈妈,下身的裤子湿湿的很不舒服,于是平生第一次大胆的脱了裤子,完全的裸着.骚动又冲上来,硬硬的往那里顶,这一次妈妈醒来了,小声但坚决的说:好好睡觉!声音虽不大,但是却非常威严(我平常就怕她),我只好老实了.那一次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过去了,第二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妈妈早起来打扫完毕了.我的旁边放了一件新洗的内裤.

那次以后,后来妈妈就不过来睡了.我自己也知道做错了,过后很后悔.大家心照不宣,谁也没有提起来这事,彷彿什么也没有发生.但是夜晚强烈的性冲动,让我学会了手淫,而且一发不可收拾.一天到晚萎靡不振.妈妈也看出来了,就旁敲侧击的说,不要胡思乱想,要好好学习,等等.

有一天是夏天,天很热,和妈妈一起看电视,好像电视上说的是计划生育的事,她就把裤子往下拉,让我看她的刀口,并且把短裤往下拉一直到她的阴阜.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的阴部(只是阴毛而已),或者说算是看到吧.

那次和妈妈一起回外公家.外公家是个小的两居室,我和妈妈每次都是睡一张床.后来长大,隐约听到外公提起说孩子大了不能睡一起,结果马上遭到外婆的痛骂,说老东西多心.以后再也没有提起.

自那次在妈妈的阴唇上射精以后,我一直回忆那滋味,可惜妈妈再也没有到我床上来过.上床的时候我直接就睡在了妈妈那一头,妈妈说,睡那头去,我说我不,妈妈也没反对.躺下后不久,半夜,我又开始小动作.这次妈妈没有睡着,我也索性不害怕了,隔着裤子就往她屁股缝里顶,希望能重复上次的经历.妈妈被顶的不耐烦,说,好好睡觉.我说,睡不着.过了很久,妈妈突然转过身平躺着,说,上来吧.我没有完全理解她的意思,妈妈又说了声,上来吧.我赶紧一偏身趴在她身上,妈妈抬起屁股脱下了她的内裤.我也赶紧脱了衣服,记得当时手抖的非常厉害,几乎拿不住东西.趴到妈妈身上就开始顶(当时也不知道用手引导一下).可能是因为紧张,那里居然软的像皮囊,根本没法进入.妈妈伸手抓住我的东西,把它硬塞了进去(好在妈妈的阴道很宽松,后来在老婆身上试过,软的情况下根本塞不进去).我就那样趴在她身上,不能动弹,因为一动就可能滑出来,妈妈问,你平时也这样吗,我说,不是的,妈妈松口气,说,如果平时也这样就要去看病了.然后又说,不要让旁人知道啊,我说当然.妈妈有说,你知道吗,XXX和他儿子也有这事,XXX是妈妈的干姊妹,他的儿子也常和我玩.关于XXX的事,我以后在慢慢说.

我妈妈说了很多XXX和她儿子的事,甚至她和她儿子怎么做的细节XXX都告诉了她.然后有自言自语说,其实这事很普遍的,就是大家不说出来.母子两就这样聊了一会.不知不觉,下面居然有了反映,妈妈说,动动,我刚刚动了几下,马上控制不住的一泻如注.射精过后情绪马上跌回到地面,很不适应,心中开始强烈的自责,好在妈妈似乎不在意.我想我的第一次是怎么糟糕,先是阳萎,后是早泄.好在这些马上就被克服了,没有遗留下来.

过了很久,妈妈才轻轻问:出来了?我点点头.她有问:舒坦了?我嗯了一身.继续默默的趴在她的身上,JJ静静的留在她的逼里.奇怪的是,射精后的东西不但没有软缩,相反居然在里面不断的长大,火热,坚挺起来.

就这样趴了很久,妈妈可能也感觉到下面的变化,小声在我耳边说:再动动.

受到鼓舞,我又运动起来,这次的运动是彻底和大力的,以至于讨厌的床发出吱吱噶噶的声音,而且她的逼里由于之前被装满了精液,也不断发出那种黏黏的声音.妈妈慌忙用俩腿紧紧的箍住我的屁股,以防我动作太大发出声音.妈妈拿过她的内裤,从她的屁股下面把我们交合的地方擦干,顺便又把内裤垫在她的屁股下面.我和她就这样紧紧贴着运动,过了不久,妈妈显然有反应了,对着我的耳朵说:舒坦,用力!可是我要大动的时候她又不让.这样动了一会,我又射了.射完以后脑袋一片迷糊,翻过身就睡了.往常妈妈和爸爸做完后都要洗的,那次可能是因为不想去厕所发出响声吧,所以把垫在屁股下的内裤夹到两腿间,就睡了.

第二天起来发现自己内裤已经穿上,妈妈已经在厨房了.大家象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谁也没有表现出异样,也再也没有提起.只是我整天都感觉特别的清爽(这种感觉以后就少了),活力充沛.记得我去厕所小便,看着软软的东西和上面已经干了的一层白白的屑子,在心里对自己的小弟说:这下你舒服了吧?从此可见我本质是邪恶的.

回家以后,一切又彷佛恢复到正常,彷彿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只到有一次,爸爸刚去上班,妈妈关上门就进了我的房间,下身什么也没有穿,一脸潮红,两腿间夹着卫生纸,也不说话,躺到我身边并且发出了一种淫荡的哼哼声,我马上趴了上去,分开她的两腿,扔掉了那卫生纸,跪在她两腿间仔细看她的阴部,因为亮着灯,所以看的很仔细,那是我第一次仔细的看一个女人的逼.她的逼很光滑,阴唇上一根毛也没有,扒开大阴唇,可以看到一张张开的嘴,(这和我老婆完全不一样,我老婆的是完全封闭的),小阴唇上沾着一些卫生纸的屑,张开的嘴里缓慢的流出一些液体,而且散发出一种混合着精液的腥味.肥胖的阴阜上有几根细小的绒毛.肚子发福的很厉害,腰带以下形成了一个大鼓包,猛一看以为怀孕了似的.妈妈好像也放松了,张开了两腿让我看.我看的入神的时候,妈妈说,舔舔,我还不知道可以舔,因为那是尿尿的地方,而且还散发着一股浓浓的精液味道,心里有点抗拒,过还是把嘴凑上去了,伸出舌头舔起来,妈妈很兴奋,双手抓住我的头,就紧紧按在他的逼上,我喘不过气,急忙挣脱,妈妈这才说,去把灯关了.我赶紧下床,关灯,就趴上去.还是妈妈把他放进去的,这次因为没有什么顾忌,所以动作很大,我学着爸爸的样子,两手撑起身体,妈妈也把腿抬起来,我的身体拍打到??她的阴阜和发福的小肚子,发出清脆响亮的声音,伴随着下面那狗舔食的水声,还有偶尔还会从她的逼里发出的那种令人讨厌的类似放屁的声音.妈妈的脸有点发烫,声音也变的颤动,不断的说:攒劲!攒劲!过了一会,突然紧紧的抱住我,一口咬住我的肩膀,下面的腿紧紧的箍住我的屁股不让我再动.就这样过了很久,她才松开来,长长的叹口气说:真舒坦哪.......

过后妈妈去洗干净,又回来睡在我身边,那次我们说了很多话,她告诉我爸爸有早泄(那时不知道这个名词,就是说你爸爸每次几下就完事了,吊着个人很难受,等等),记得她还特别放荡的说,以后妈妈逼痒痒就来找你,你不要让别人知道,啊?我真没想到妈妈会说的如此露骨的脏话.

那天的整个晚上,我们几乎都没有怎么睡.中间不断的醒来,翻身上去,运动,射精,下来,睡去,反反覆复有七八次,妈妈说她有生以来没这么爽过,因为每次爸爸都是几下就交待了,即使能多弄几下,她也是提心吊胆,生怕他马上顶不住.我们还试了后入,开始妈妈不肯,说那像狗,不过在我插入后她又大呼小叫,说很舒服.这个姿势不爽的是,妈妈的逼里不断发出那种放屁一样的声音.因为这一点后来我们也就少用了.女上位也试过,不过妈妈优点胖压的人不舒服,动作也不灵活,常常让JJ滑出来.

最让人难以忍受的是妈妈特别喜欢让我为她口交.平时的时候没有问题,可是射精后再做,实在是太难了,精液的气味实在刺人,尤其在不应期,而妈妈好象特别喜欢在射精过后让我给她口交,尤其是当她还没有来的时候.妈妈很容易在口交中高潮,高潮一来就用双手把我的头不要命的望她的逼上压,两条胖腿也拚命夹我的脑袋.她的逼本来就肥胖,再加上流满了淫水和精液,我每每会感到窒息.我真害怕她高兴起来会把我憋死.

高二的那一年,爸爸终于知道了我和妈妈的事情.印像中好像是妈妈在高潮快来的时候说出来的.我现在猜想也许他从一开始就知道也不一定.不过爸爸没有什么反应.就是睁只眼闭只眼.有的东西心照不宣,说出来大家都不好,不说出来什么事情也没有.所以后来即使爸爸在家的时候,妈妈有时候也会过来睡,多数时候是他们刚做完以后,因为很多时候她是腿间夹着卫生纸过来的.后来妈妈告诉我,因为爸爸早泄,他也知道自己的弱点,所以也就默许妈妈过来,至少没有阻止.当然表面上妈妈说过来睡是为了讨厌爸爸打呼噜.尽管如此,每次爸爸在家的时候,我还是很紧张的,生怕弄出动静来.而且都是用被子盖的严严实实,而且也只有一个上位(有时是侧位),口交,上位,和后位就不敢了.有几次甚至吓的有点软.倒是妈妈很不在乎,可能是她心里有底吧.

现在想起来,爸爸之所以能容忍我,主要原因是他的那个早泄毛病,为此他曾四处求医,被骗了不少钱.每次和妈妈常吵架,妈妈就骂他没用.他也很担心妈妈会出轨,而且妈妈在外面也确实有人.后来妈妈跟他说了我的事,他不但没有反对,反而觉得很兴奋.而妈妈之所以敢跟他说,也是吃准了他的心理.在此之前他们做爱的时候也常拿我做幻想对象.

直到有一天,好像是端五节,爸爸妈妈都喝了很多酒,爸爸好像喝醉了,晚上的时候,妈妈想要,爸爸却不行了,妈妈一急,光着屁股就跑过来,掀开被子钻进我的被窝.我还是像往常那样,盖着被子趴在她身上弄,就在妈妈快高潮的时候,门开了,爸爸带着一股酒气,悄悄近来,自己掀开被躺在了边上.我被那一幕吓呆了,可是妈妈紧紧的箍住我让我不能动弹.紧接着屁股后面感觉伸过来一只手,摸到了我两结合的部位.开始我以为是妈妈,后来才意识到是爸爸,因为那手太粗糙了.我连惊带吓软下来,趁妈妈松点劲,赶紧滚下来躺到一边,用被子蒙住头,心里突突的跳,真希望有地缝能钻进去.不过什么也没有发生:爸爸竟自趴了上去,妈妈很不情愿的一边推挡一边说,当着孩子呢,可是爸爸还是坚持,最后还是成功的插进去开始运动起来.床的颠扑令人很舒服,使我联想起小时候我睡他们边上的那些场景,那是非常令人安详的有节奏的动作,非常催眠.可是那时候却没有半点安详,心里乱极了.爸爸妈妈就在我身边放肆的动作,而最要命的,是爸爸发现我我们的秘密.我不知道下面会怎样,甚至想到他可能会杀了我.

不知道是因为酒的作用,还是因为太刺激,爸爸那次居然挺了很久很久,不时的伏下身,又不时撑起上半身(他就会这两个动作).慢慢的,妈妈又被钩起来,呼吸急促,不断的哼哼,手也伸过来抓住我的东西,就像我小时候的那样.就在她快要冲上高潮的时候,爸爸终于支持不住了.接着就是巨大的喘息,妈妈说了声,什么就把他掀到一边,过了不久就听到了雷鸣一样的呼噜声.妈妈光着身体睡在中间,下身湿的透透,床单上像被尿过一样.妈妈转过身来,脸上热呼呼的,嘴里不断哼哼着,一只手抓着我的东西不断套弄,另一只手扣着自己的屄.很快她就高潮了.然后也倒到一边呼呼睡去了.落下我一个人,东西直挺在那里,伸手摸了妈妈的屄,滑滑的,从小腹到大腿全是精液,我自己一边扣着妈妈的屄一边手淫,看到爸爸在边上睡的象死猪,我又胆大包天的翻身上去,插了进去,妈妈的屄里特别的水,我几乎是一下子就射了.完了以后,又是一片空白可懊悔,看着床上睡的父母,觉得真的很堕落.自己去厕所拿了卫生纸,替妈妈的阴部擦干,又替她盖上被,就默默到妈妈的房间看电视去了.直到很晚,才在妈妈的床上睡了.

第二天起床,爸爸已经出去了,妈妈在上厕所,我饭也没吃就上学去了,整个一天就想在另一个世界,彷彿每个人都在用鄙视的眼光看我.人变的特别消沉.不过好在妈妈和爸爸没有表现任何异样,所以过几天就适应了.

自从那次捅破了窗户纸,妈妈和爸爸就变的没有顾忌了.做爱也不怎么避着我了.妈妈还是常独自过我这边.不同的是,不是在他们完事之后,而是在他们做之前.妈妈告诉我,那是爸爸让的,说是和我做完以后再跟爸爸做,他会很兴奋,而且坚持的很久,早泄的毛病没有了.爸爸有点变态,看到我的精液就特别兴奋,一闻到精液的味道,就特别雄壮耐久.所以每次我和妈妈完事后,她都不擦不洗,而是直接用手捂着屄回去,过去后爸爸都要伏下去闻一闻,然后就会无比兴奋地插入,他把这个叫抗洪.这些都是妈妈告诉我的.尽管我也知道妈妈回去后他们还会有节目,但是射精完以后我就昏昏欲睡,一般懒得管他们做什么了.

有一次我和妈妈做完后,她又手捂下面回去了,我去上厕所,回来的时候透过虚掩的门缝看到爸爸光着身子伏在妈妈身上运动着,尽管小时候时常看到他们做爱,但是有过那次经历后,感觉就不一样了,我就鬼使神差的在门边偷看,以为他们不知道,谁知道妈妈突然说,进来吧,我吓一跳,爸爸也回头看到了我,不过什么也没有说,还是继续运动着,我鬼使神差的推门进去了,侧着身子躺在妈妈边上,因为我知道妈妈要做什么.妈妈伸出手,摸到了我的东西,尽管是软软的,不过妈妈还是很兴奋,很快就高潮了,高潮时候不但妈妈显得很激动,爸爸也是特别亢奋,下面的撞击快速有力,拍打阴部的声音响亮有节奏,整个床都被晃动起来.我坐起来,偷眼看了他们下面的结合处,发现已经是水汪的一片了,爸爸的东西雄壮的进出着,一股精液的味道扑面而来,那应当是我之前注进去的.我不喜欢这种尴尬而下流的场面,就回去睡觉了.我回去的时候,爸爸还伏在她上面运动着.

偶然的时候,爸爸也想跑到我这边看我们做,多数时候都被妈妈骂回去,说,别过来,回去等着!好像妈妈不希望他在旁边,那样让她放不开.有一次,爸爸在那边等的太久,偷偷过来说,怎么还没完,我和妈妈正在关键时候,也没有理他,他就独自坐在床头,掀开我们的被子,趴在那里看我们的出入,印像中那次我好像没有太抗拒的感觉,只是偶尔感觉有手在摸我和妈妈的结合处,很不舒服.我射精后,爸爸马上趴到妈妈两腿间闻了闻,然后跪在妈妈两腿间,小心的用他的JJ把正在往外面流的精液顶回去(他把这叫抗洪).他的龟头很大,像个小鸡蛋,硬的时候紧贴着肚皮,所以他必须往下按才能进去,我的那个则像个万向轴(妈妈语),所以我什么动作都能做,我爸爸则只有那一个姿势.

我很疲惫,就到那个房间睡了.说实话我没有我爸爸那么变态,心理承受能力不够.中间过来拿过东西,看到他们还在做,还是那个姿势,被子被掀到了地上,从爸爸的两腿间可以清楚的看到结合部位,那里被已经白色的泡沫淹没了.

他们也会主动把我叫过去.记得有一天,妈妈捂着逼回去不久,我在这边正昏昏欲睡的时候,听到妈妈在那边叫我说,你爸爸让你过来一下,接着就是吃吃的笑声,我大概知道是什么事情,过去一看,果然爸爸光着身子伏在妈妈身上一动不动,我过去以后,爸爸就下来了,那东西软答答的挂在腿间,顶端还挂着一滴白色的精液.我脱掉刚穿上的内裤,趴上去,妈妈的屄照例大张着,一股白色的精液挂在张开的屄嘴边,两片大阴唇分的很开,因为充血显得更加肥大,像两个小馒头.我找了一张卫生纸,把妈妈的屄从里到外仔细擦干净.(我跟爸爸不同,我很反感别人的精液).尽管如此,那里还是弥漫着一股浓浓的精液的味道,令不舒服.我伏上去努力工作,冲击拍打妈妈肥胖的小腹时发出清脆的响身.爸爸坐在床边上喘气,然后独自去了厕所,回来的时候点了根烟接着坐在床边,不时用手摸我和妈妈的结合部,粗糙的手让人感觉很不舒服,偶尔他会伏下身去看我们的结合部.每当这个时候我都觉得他好变态,不过我结婚后发现很多人包括我自己也是一样的变态.如果大家都变态那可能就不算变态了.我就是一个动作反复了很久,妈妈也来了几次高潮,屁股下面垫着的浴巾也湿透了.完事后我就下来,用卫生纸擦擦下身,走回自己房间.爸爸照例扑上去闻了闻,接着就趴了上去.我妈妈只是说了声,老东西你还能行啊,也没有拒绝.我偷偷的从下面看了一下,发现他的JJ还是软答答的在阴唇边游动,就是进不去,白色的精液被他巨大的龟头搅的布满了妈妈的大腿两侧.我心想,他这抗洪是彻底失败了.想到这里心里还忍不住的发笑,于是赶紧逃离了那里,因为精液的味道实在另人不愉快,尤其是在刚刚射精的不应期.

类似的发生过几次,具体过程不记得了(想起来再写吧).

快高考的时候,这种荒唐的事情就很少了.爸爸的工作比较辛苦,所以那个事情数量就很少了,有时候一个月也没有一次.严格压我学习,限定每周最多一次,而且基本都是在周日.爸爸基本不参与了,也不管我们的事情.有时候我们在做,他会撞进来,不过马上就出去了.

妈妈的逼是我见过的最白净的,接近白虎,只有几跟稀疏的绒毛.大阴唇特别的肥大,阴道也??很宽松.平时躺着的时候嘴是张开的.不过一旦她兴奋起来,又是特别的紧.

妈妈最喜欢我舔她的逼.她说爸爸从来不给她舔,嫌她那里脏.每次我舔她,她都很兴奋,而且多半能达到高潮.高潮的时候她会拚命把我的头压在她的逼上很久很久,有几次让我几乎窒息了.虽然妈妈喜欢我给她舔,却不喜欢给我口交.每当我要她口交的时候,要么敷衍一下就说,别胡来,进去吧.

周末的时候,妈妈有时候会光着身子在家里走来走去,爸爸也不反对,有时候还当我的面扣她的逼,特别是在他喝酒的时候.妈妈上街买菜或者倒垃圾的时候,就在上身罩个睡裙或连衣裙.我真害怕她会走光,不过好像她从没有出过事,有时候在楼下碰到熟人,还会聊上个把小时.

有时候妈妈洗澡要我给她擦背,爸爸也不反对,因为妈妈让他擦,他或者不干,或者敷衍了事.擦背的时候我常性起,对妈妈动手动脚,扣扣她的逼什么的,妈妈就会冲爸爸叫,你看你养的这个儿子.爸爸就说,你他妈的那点心眼全长那儿了.有时候撩的兴起来会在厕所里日她,不过这种事很少,只有在她下面起反映的时候才会允许我插进去,而且就是插几下而已,不能肆意的动作.有次被爸爸撞见了,不过他也没说什么,尿完尿就出去了.

爸爸是个少言寡语的人,在外面特别的老实.也从来不在外面乱搞.倒是妈妈有时候会在外面跟年轻人打情骂悄.她有个同事,有时候带她去舞厅跳舞.那人其实就是兼职的舞女,是靠那个赚钱的,那是妈妈告诉我的.不过妈妈从来没有像她那样卖身,顶多是高兴的时候让人摸摸下面,而且妈妈跟我说,她只有她看的上眼的才和他跳舞,就是图个乐,而且只有在跳到她下面起痰的时候才会让人摸她,不过仅次此而已.至于她是不是真的像她说的那样,我也不能肯定,就是做了我也不知道.高考结束后妈妈也带我去过那个舞厅,还是满正规的,装修也很好,就是灯很暗,几乎对面不见人.几乎人人都是脸贴脸,我跟妈妈跳了两曲,妈妈就被别人请走了.回来的时候看到她有点不高兴,问她才知道,那人想摸她,她不让.

还有一次和妈妈一起做公交,一个小当兵的紧贴着她后面用JJ顶她,我站在远处看的一清二楚.不过那个小当兵的毕竟胆子小,只是用JJ蹭她的屁股.下车后我问她是不是让那个小当兵的占便宜了,她说她当然知道,不过她不在乎的,她说,什么不损失,怕啥呢?再说人当兵的也可怜,就当做好事吧.我没好意说,老妈你那衣服里面可是空的呀.

妈妈年轻的时候有过几个外遇,为此爸爸和她吵过不少架,一般都是在我睡着的时候(他们以为我睡着了).不过每次爸爸都是灰溜溜,因为他有短处.后来只是说,你找人可以,不能让外人看出来,否则我在外面没脸见人.以后基本就是睁一眼闭一眼.有的时候甚至会在晚上做爱的时候让妈妈给他讲和那人的经过,比如问那人JJ大不大,她舒服不舒服,等等,不过妈妈总是岔过去.本质上妈妈还不是那种特别水性的人,比较顾家,对爸爸也是照顾的很好,她在外面找人实在是因为她性欲没有满足.

记得而且其中一个人她的领导,后来为她当上科长出不少力,中间我爸爸积力的鼓动.妈妈以前有人他都会吵,只有这次他是彻底想开了.记得妈妈和他常在背地里商量这事(以为我听不到或者听不懂),爸爸总说,要是他这次能让你上(说科长的事),他什么也不管,放手让妈妈跟他搞,带回来都行,妈妈还问,这可是你说的啊.后来常请那人来我家喝酒,有时候就不走了.那人在外面对人不错,我爸爸和他关系还很好.后来那人调走了.

记忆中从我跟妈妈发生关系以后,她就再没有过别的男人.家庭也基本就没吵过架.尤其是我爸爸知道我们的事情以后,无意中治好了他的毛病,对性上面好像更兴奋了,除了有点变态的感觉.

妈妈说跟我做她最高兴,最舒服,因为不用偷偷摸摸的,就是害怕影响我,要我保证有了媳妇就断,否则就不让上,这样反反覆复的保证我不知道做了多少.

妈妈还经常对未来的媳妇吃醋,说我以后有了媳妇就会忘了她,我向她保证不会,她就说,你媳妇的逼嫰呀,你妈的逼老了,我说妈妈的逼好(我们在一起常说脏话),她就笑起来,然后就会说,妈妈的逼好,你给我舔舔,说着就把我头往她的逼上按.

我跟她也常提起她的情人,她吃惊的问我怎么知道的,我说我看到过.她说你那么小也记得事阿.后来她也不隐瞒我,有时候也讲她的那些事.她说,妈妈也是没办法啊,你爸不行,妈妈的逼痒的没抓没挠的,忍不下去,她说一开始是被人强奸的,我说去告他,她说那不丢死人了,再说想开了就那回事.然后她又举了很多例子,说某某跟了谁谁,某某又跟了谁谁,列了一大堆,多数都是我认识的,很多人看起来简直老实的要命,中间又提到胡姨跟她儿子的事,她说她也是看到她那么做才敢的.胡姨是她的干姊妹,两人无话不谈,估计妈妈受她的影响很深.

胡姨是妈妈的干姊妹,从小一起长大,无话不谈的.妈妈说她跟她儿子也有关系.她丈夫两地分居,她跟她的儿子住一个一居室的平房.她儿子我也认识,有时在一起玩,很老实,没想到也有这事.我妈妈说她就是因为知道她有这事才敢跟我的.有次妈妈被我弄的高兴了,你胡姨也说你厉害.我问你跟她说我们的事了?她说我跟她干姊妹,无话不谈的,我马上火了,我说你跟她说这个干什么,她有改口说开玩笑的.为此我跟她闹了好几天别扭,后来也就算了.

以后每次胡姨来我家玩,我看她的脸色都不正常.有人没人的时候都动手动脚的.有次白天来我家,爸爸妈妈都不在,她居然伸手摸我下面,我躲她,她就说,你个小逼样,你以为你跟你妈的事我不知道啊,我吓了一跳,说,胡姨你不要乱说.胡姨说我不说,过来让姨亲下子.我之后把半边脸凑过去,没想到她一把抓住,就哼哼起来,我说不行,不行,可是已经被她箍住了.七弄八弄,我下面也起来了,撩起她的裙子就把手伸进去,她那里简直是水的不行了,毛也特别的多,刚把手指伸进去,妈妈就回来了,听到开门声我赶紧跑回自己房间了.

晚上妈妈问我,你跟胡姨做什么了,我不敢隐瞒,就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妈妈说,你跟她弄了?我说没有,就是摸了,她说,不要没老没小,让人看出来就坏了.我说是.

和妈妈做爱的间隙有提起来这事,她说胡姨早就跟她说想跟我弄一次,她始终没答应.我说谁让你跟人乱说了,她说没事的,她们就像亲姊妹,胡姨也不会乱说的,再说她跟他儿子的把柄也抓在我手里.

后来放暑假,胡姨就常过我家打牌.其间有次我做在胡姨边上看牌,她就时不时用手摸我一下,有个啊姨就开玩笑说,你吃人豆腐啊,胡姨笑哈哈的说,吃了怎样,别看不是我儿子,跟我比跟她妈亲呢.我偷眼看看妈妈,脸色不太好看,就回自己房间里去了.

后来有一天,我妈妈就让我去胡姨家送的东西,进去后发现她儿子不在家,她让我坐,还给我吃西瓜,然后就贴上来,我说我要回去了,她说你个小逼玩意,你妈让你来就是送东西的吗,我突然明白过来了,一定是妈妈和她串通好了.只好顺水推舟.她那里毛特别重,还有一股骚臭味道,我很不喜欢.中间她又说到我跟妈妈的事,死活追问我跟妈妈做的细节.我都说了.只是爸爸的一节,一点也没有提.她说她常听我妈跟她说我怎么能干,说的她心就痒了.

我也问她和她儿子的事,她叹口气,说她儿子不成器,在外面学坏,后来有一天在她睡午觉的时候把她强奸了.以后就顺水推舟了.这些从头到尾她都跟我妈妈说了.

回家跟妈妈讲,妈妈说,没办法,自打我妈妈跟她说了我的事,她就一直缠她要跟我做一次,她被缠不过,短处有被人抓住了,你就应付她一下,就这一次吧.

高考过后,拿到了录取通知书.爸爸妈妈高兴的合不上嘴,快要动身的前几天,妈妈为我张罗行李,我就在边上,听她唠叨,说着说着就流眼泪,我又去劝她.晚上大家都喝了不少酒.睡觉的时候,妈妈又过来,这次爸爸也跟过来,我们就在那里聊.快睡的时候,妈妈对爸爸说,你去睡吧,我今天就睡这边了.爸爸不太情愿的走了.那天晚上做的最疯狂,妈妈大呼小叫的,中间爸爸也溜过来几次,不过因为他早上刚跟妈妈来过,怎么也硬不起来,趴上去折腾半天也没有用,他让妈妈帮她口交,妈妈死活不愿意,就只好下床,换我上来运动,他就在床头默默的看,中间我射精后他又趴上去闻,还试图去舔,被妈妈制止了,到最后终于也没能硬起来,就自己回去睡了.倒是我越战越勇,射了五六次(平生最多次),到最后妈妈的大腿,屁股,和小腹上全是滑滑的精液.

相关小说

© 2018 X色全网视频 All Rights Reserved.
广告联系: www269la@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