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刘月好

字体: 特大 | | |

我和妈妈刘月好的性生活一直充满了情趣,这种情趣是在八年前妈妈离婚后,一点点积累起来及逐渐浓厚的。我们都知道,夫妻生活在一起久了,必然会产生厌倦,包括性生活,所以爸妈离婚后,各找乐子令性生活保持新鲜感。

我发现妈妈和我一样,有一种很强的童心和埋在心底的淫乱欲望,于是我们不谋而合,决定在今后的生活中加入一些性的调料。当然,一切都会在秘密的情况下进行,绝对不能让熟悉的人知道,毕竟,我们还需要平静的生活,因为我妈妈好歹也是个中学教师。

于是,我们从一些小动作开始,比如在公车上她帮我手淫或她心甘情愿地被别人吃豆腐,比如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们共同上公用男厕所或女厕所里做爱;再比如她不穿内衣去逛街,下面插一根不太粗也不太长的橡胶棒。每一次我们都在紧张中领略着一种不同寻常的刺激,并乐此不疲。

对了,先介绍一下我妈妈吧。她今年45岁,5尺2吋,体态丰满而绝不肥胖,三围是36D、26、34,她的皮肤很白很细,论长相也就中等偏上吧,喜欢留一头直直的长发,眉目清秀,常带着一种迷惑人的羞涩。

那天大概是夜里十点钟吧,我和妈妈在外面吃饭回来。为了健康需要,我们从饭店步行回家,不太远,但中间要经过几个偏僻的胡衕。我们边走边聊,我忽然灵机一动,说:‘妈妈,如果你一个人走在这里怕不怕?’

妈妈笑着说:‘不怕。’

我说:‘你不怕有流氓?’

妈妈说:‘流氓有什么可怕?不就是想占点便宜嘛,又不会要人命。’

我问:‘你不会反抗?’妈妈很认真地想了想,撒娇地说:‘当然不会了,他爱怎样就怎样了,说不定……我还会……还会……’

‘还会怎样?’我追问道。

‘还会配合他呢!’妈妈说完后搂着我笑起来。

我也笑了,拍了拍她丰满的屁股,小声说:‘我知道,其实你巴不得有男人强奸呢!’

妈妈也反击地一手抓住我的下面,笑嘻嘻地说:‘是又怎样,你又不忍心虐待我!’

我们平时这样嘻闹惯了,而且四周无人,没有什么顾忌。我们小声闹着、走着,一会儿后,我的手无意间从后面伸进她的胯下一摸,天哪,竟然湿了!我刚要取笑她,她忽然小声冲我‘嘘’了一声,说:‘前面有人。’

我抬头一看,远处是有一个人影,正慢吞吞地向我们这边走来,看样子是个男人。那一瞬间,我有了一个主意,我拉住她,坏坏地笑着说:‘妈妈,我们玩个游戏,那是个男人,你敢不敢和他玩玩?’

妈妈打了我一下:‘讨厌啦,谁知道是好人坏人?’

我说:‘看那样子不可能是坏人。再说有我在,你怕什么?只不过让他占点便宜而已,没关系的。’

妈妈知道我们又要玩游戏了,一下子兴奋起来,一脸潮红地笑着,说:‘好吧,你躲起来,看我的。’

于是,我躲到一面墙的拐角处,藉着昏暗的路灯向外窥视。妈妈向我做了一个调皮的手势,示意我不要动,然后拽了拽衣裙。我妈妈今天穿的是一身浅蓝色的套裙配上5吋的高跟鞋,很像职业装,很有型,把她的胸、腰、臀勾勒得线条清晰,两条白嫩的长腿露在外面,既端庄,又性感。

那人影越走越近了,忽然发出两声咳嗽,听声音好像……好像是个中学生。妈妈显然也听出来了,回头向我看了看,面色有点为难。不知为什么,我冲她挥挥手,示意她过去,于是,妈妈不再犹豫,慢慢地向那人迎面走去。

不一会儿,她与那人就要相遇了,而我此时也终于看清那个的面目,是的,那是一个中学生,看样子有十四、五岁吧,背着手提袋,慢条斯理地走着,那双老眼直直地盯着我妈妈。而我妈妈则低着头,我从后看不到她的表情。

就在两人即将交错时,就听我妈妈‘哎呀’一声,好像被什么绊了一下,竟张着手向中学生扑去。那少年吓了一跳,但反应还算迅速,也张开手把我妈妈接住,一瞬间,两个人竟然牢牢地抱在一起。

我妈妈并没有马上挣脱开,只是紧张地说:‘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小哥哥,谢谢你呀!’

那中学生竟也没有马上放开我妈妈,还拍了拍她的后背,说:‘不要怕,不要怕。姨姨,走路要小心些呀!’

我妈妈这才松开手,想试着向前走,随即她又‘哎呀’一声,然后就蹲在地上,捂着脚踝,呻吟着说:‘我的脚……好像扭了。’

中学生连忙也蹲下来,关切地问:‘哪里?哪里扭了?我看看。’然后摸向我妈妈的脚。我妈妈站起来,伸出右脚说:‘就是这只,哎哟,好痛呀……’我心里暗笑:妈妈的戏演得太完美了!

那中学生握住妈妈的右脚,慢慢揉起来,边揉边说:‘姨姨,你放心,我灰学校学过急求,对按摩很在行的,放心,我给你揉揉,很快就好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中学生倒也像些模样。

我妈妈被他一揉,禁不住呻吟起来,那声音听起来……嘿嘿,谁都可以想像得到是叫春,而且单听那声音,是怎样理解都行的。果然,不一会儿,中学生就抬起头来看我妈妈,那目光中分明已经有了色意。

妈妈正在享受,听那中学生说:‘姨姨,你把脚抬起来点,我这样低头好累呀!’妈妈听话地抬起脚,手扶着旁边的墙。我马上明白过来了:中学生要行动了!你想啊,我妈妈的脚抬起来后,她那短短的裙子也就抬高了,而中学生从下向上看,那里面的内裤不就尽收眼底了吗?好个少年,果然不太厚道。

少年一边揉着,一边不时用扫一眼妈妈的裙内,慢慢地,他的手开始不受控制地向上移动,越过小腿、膝盖,还在向上……突然,我妈妈身子一震,吟叫了一声:‘小哥哥,你摸到……摸到我的下面了呀!’

少年似乎已经没有太多的顾忌,竟直接在我妈妈的裙子里隔着内裤抚摸了起来,色吟吟地说:‘姨姨,你的这里怎么湿了?不是出的汗吧?’

妈妈扶着墙,无力地说:‘讨厌了小哥哥,你这样……这样摸我,人家……人家能不湿吗?’

少年兴奋地把脸贴近我妈妈的双腿,慢慢地竟然把头钻进她的裙子里,嘴里说着:‘姨姨,想不到你这么容易起性啊?让我看看,闻闻骚不骚啊?’看来,少年已彻底放开了,什么也不顾了。

妈妈显然也大受刺激。慢慢地呻吟着:‘小哥哥,说什么起性啊,人家……人家才没有呢,是你……为不尊重长辈,调戏人家嘛……哎呀,小哥哥,你在……干什么呀?不要……不要亲人家那里嘛,啊──’很明显,那少年已经隔着内裤亲上了我妈妈的关键部位,我看得爽极了。

我妈妈一只手扶着中学生的头,胯部不停地扭动着,看来被少年弄得舒服无比。一会儿后,少年伸出头来,淫笑着把我妈妈的内裤脱到膝盖,我妈妈娇声叫着:‘小哥哥,不要啊……不要脱人家的内裤嘛,你都……这么小年纪,怎么可以这样?人家……好羞啊!讨厌,你还摸,不要啊,会被别人看到……’

少年果然住手了,向四周看了看,站起来,搂过我妈妈,色迷迷地说:‘姨姨,要不我们换个地方?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开个价吧!’我暗自好笑,原来他是把我妈妈当成鸡了,怪不得这么快就色胆包天,看来平时这个中学生也没少叫鸡。

妈妈一把推开他,嗔怪道:‘你把人家当什么人了?我可是正经人。’说完就去拽被少年脱下的内裤。少年嘿嘿一笑,拦住她的动作,手还很不老实地摸了一把我妈妈的胯下,说:‘姨姨,算我错了还不行吗?是,你是正经人,正经到这里都湿了。嘿嘿……’

我想,妈妈大概会到此为止吧,再玩下去说不定会发生什么。谁知妈妈的下面被那少年一摸,又禁不住长吟一声,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少年淫淫地看着她,好像心里有了底,趁妈妈在享受,他再次蹲下来,把妈妈的短裙卷到了腰际,这样,我妈妈的整个下体全都露在外面,白嫩的肌肤、浑圆的屁股,还有诱人的黑三角,连我看了都不禁老二挺立。

少年蹲在我妈妈面前,脸正对着那丛茂密的阴毛,双手抚着我妈妈的屁股,一脸馋相地看着女人最美的部位,嘴里念叨着:‘哗!多么好看,成熟女人的大腿、屁股、还有……这些毛,啊──很久没见过了,跟我妈真像。’边念着,把慢慢地把脸贴向我妈妈的阴部,那样子像拥抱一件渴望多年终于到手的珍贵器物一样,竟有些深情的味道。

我感觉好笑极了,看来这个小色魔没见过什么好女人,恐怕只玩儿过几次老野鸡吧。今天有这样的艳福,不乐晕才怪!

少年已经把整个脸贴在我妈妈的阴部,嘴正对着那丛阴毛的下面,还不停地拱着,看样子舌头已经伸出来了,在舔着我妈妈的阴蒂。而此时我妈妈也无限惬意,把两条白嫩的腿略张开,好让中学生的嘴更深入些,双手扶着少年的头,胯部摇晃着,嘴里发出连绵不断的深吟声。我又一次体会到妈妈的淫荡,居然能让一个少年弄得这么舒服,况且,只是舔舔而已。

正看得兴奋不已,妈妈忽然停下来,推开少年的脑袋,并飞快地提上内裤,放下裙子,一时把少年弄得愣头愣脑,张着那张沾满蜜汁的嘴看着我妈妈。妈妈满脸潮红地拉起中学生,无限妩媚地说:‘小哥哥,实话告诉你吧,我是做那一行的,不能白和你玩,说吧,你给多少钱?’

这回是我愣在那里,刚才我还以为妈妈突然决定不再玩下去了,谁知她……她竟然想玩得大一些,而且说自己是妓女,我一时有点摸不着头脑。

少年一下明白过来,咧着嘴笑了:‘我说的嘛,一看你就知是做鸡的,嘿嘿,我是不会看走眼的。’我心里暗骂一句:小色魔,你妈妈才是做鸡的呢!

妈妈真的像妓女一样,搂着少年的肩,大咧咧地说:‘说吧,小哥哥,能给多少钱?’天哪,那样子还是我那你教师的妈妈吗?

少年连连点头:‘好,我给,我给。’便开始翻起衣兜来,半天翻出一迭皱巴巴的纸币,‘我只有这些了,你看够不够?’

妈妈接过去,粗略一看,说:‘就这么点儿?才三十多块,我就那么不值钱吗?’

少年苦着脸,已在哀求了:‘姨姨,我就这些了,这还是这一周的生活费,求求你,让我弄一次吧!’

妈妈‘噗嗤’一声笑了:‘小哥哥,把一周的生活费搭上,就想弄一次,况且还这么少,好像不行吧?’

少年猴急了:‘要不,我回家,我那被底下还有二十多块钱,都给你,求求你了姨姨。’

我妈妈叹了一口气:‘唉!这么困难还要干这种事,好吧,就当我做好事。不过,先说好,要听我的。’说完,真的把钱揣进了口袋。

我暗叫:“妈妈,你真的把自己当妓女了吗?”

少年连连点头,一时站在那里不知该做什么。妈妈大方地搂过了少年,说:‘小哥哥,我们往旁边靠靠,机灵点,听见有动静就赶紧走。’少年连声答应。

我想:“这少年刚才那股色劲哪儿去了?现在好像不是他玩我妈妈,而是我妈妈在玩他。唉!我这个妈妈呀,调皮得可以,淫荡得可以……”

此时,我妈妈已搂着那少年靠在距我很近的墙边,与我只相距一个拐角。我忙把躲起来,再探头一看,两人就像在我面前一样,只不过我妈妈把角度调得很好:那少年斜着背对我,我妈妈斜着面向我,这样,不仅少年看不见我,我还能清晰地看到他们的一举一动。我知道,妈妈是想让我近距离地看一场好戏。妈妈的眼睛飞快地瞟了我一下,还做了一个鬼脸儿。

站定后,妈妈问少年:‘小哥哥呀,多久没做了?’

少年说:‘快……快半年了。’

妈妈娇媚地笑着:‘这么久了,想女人?’

少年说:‘嗯,想,想得要死。’

妈妈又问:‘那……我好看吗?’

少年显是急了:‘好看好看,姨姨,别逗我了,我……我们来吧!’说完就去抱我妈妈。妈妈笑着挡开,说:‘别急嘛,小哥哥,你想怎么玩儿?’

少年真有些受不了了:‘还能怎么玩儿?就是干呗,来吧,我……我……’说着还要动手。妈妈又拦住:‘小哥哥,你不想看看我的……这个吗?’边说边解开上衣的扣子,把短衫撩起来,露出粉红色的蕾边乳罩。

我妈妈的乳房不小,肉鼓鼓地把乳罩撑起很高,就见少年立刻伸出手,把乳罩推上去,我妈妈两个雪白的乳房弹了出来,少年一手一个,使劲揉搓起来,我妈妈开始闭眼享受。只一会儿,少年嫌摸着不过瘾,竟上前一口含住乳头,咂咂地吃起来。我妈妈定是很舒服,抱着少年,轻声呻吟。

吃了一会儿后,少年径直把我妈妈的裙子撩起来,又把内裤拽下,一根手指直接探入我妈妈的小穴里,弄得她‘啊──’的一声。

少年在那里忙活着,我清楚地看到我妈妈脸上陶醉的样子,她还不时地睁开眼看着我,用舌头舔撩着嘴唇,那样子真的像……像妓女一样。我的下面硬得要命,也不禁伸手自摸起来。眼看着一个中学生享受着自己的妈妈,而自己却只能自摸,是不是惨了点?不过说真的,我喜欢这样。

少年终于停下来,手放在自己腰间,看样子是想要解裤子。妈妈及时拦住了他,气吁吁地说:‘等一下,让我来。’少年听话地不动了。

我妈妈先是把手放在少年的裆部揉了揉,说:‘小子,年纪小真的能硬成这样,好厉害呀!’少年嘿嘿笑着:‘那当然,我看慰的时候比现在还厉害。’

妈妈慢慢地解开少年的腰带,向下脱他的裤子,我在后面看得很清楚,少年的腿还算壮实,只是,他竟然穿着一条花花的三角裤,我差点笑出声来。

妈妈也笑了:‘小哥哥,你怎么穿一个女人的内裤啊?’少年好像有点不好意思:‘嘿嘿,穿着舒服呗。’

我暗想:“真是个小淫棍,是自己妈妈的吧。”

妈妈止住笑,又向下脱少年的花裤衩,我看不到前面的情景,只看到一个圆圆的龟头有力地弹出来,妈妈轻叫了一声:‘小哥哥,你的好大呀!真难为你,这么小年纪这么……有劲儿。’

少年彷彿恢复了自信:‘嘿嘿,厉害吧,你喜欢吗?’

妈妈一把握住少年的阴茎,脸红红地说:‘喜欢。’

然后蹲下来,把脸向阴茎凑了凑,又猛地闪开:‘小哥哥,你的味道……好浓啊!’

少年不客气地说:‘你这个做鸡的!还怕这个吗?哈哈……’

妈妈又看了看那阴茎,可能是受不了诱惑吧,用手套弄起来。少年舒服地哼出了声:‘姨姨,不要光是……用手攥着,用嘴吧!’说完,挺起胯部,把阴茎向我妈妈的嘴边送来。妈妈本能向后闪了闪,又飞快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彷彿下了很大决心一样,闭上眼,迎着少年的阴茎,一口含住。

其实我妈妈对口交并不反对,有时候还十分热爱。我想怕是因为少年长时间不洗澡,阴茎上的味太大了的原因。不过开始时她还闭着眼睛,有一种痛苦的神情,只过了一会儿,就开始眯起媚眼,一会儿抬头看看少年,一会儿看看我,少年那粗壮的阴茎在她嘴里进进出出,那深紫色的龟头被她啜得干净发亮。

少年是主动在她嘴里抽送着,爽得不停地哼哼,嘴里说着:‘啊……真他妈过瘾啊,这个妈妈……的嘴干起来……也这么舒服,啊……舒服……真舒服,我干……我干!好姨姨,我操你嘴……我操……你嘴……’

少年每一次都插得很深,令我妈妈不得不用手时不时挡着他,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这样插了大约一分钟的时间,少年突然从我妈妈口中拔出阴茎,喘着气说:‘不行了,先别动,我要出来了……’略停了一会儿,少年才长出一口气,说:‘还好,没出来。’

妈妈笑着抹了抹嘴唇,站起来:‘小哥哥,这么快就不行了,你不是很厉害的吗?’少年连声说:‘你厉害,是你厉害,你这么一个……漂亮的姨姨……吃我少年的阴茎,谁……谁受得了啊!’

妈妈娇笑着再次握住少年的阴茎:‘还让不让我吃了?’

‘不了不了,姨姨,来,用你下面的嘴吃。’说完,少年把我妈妈的身体转过去,让我妈妈撅起屁股,又把裙子撩起来,我妈妈丰满白皙的臀部对着他,我甚至能看到她腿根处流淌的淫汁。

我一看,终于来到最关键时刻了,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继续玩下去,如果继续的话,那么我妈妈就真的要被这个少年干了,这样会不会出格了些?看我妈妈的样子,她还不想结束,再说,我有种莫名的冲动,很希望看到妈妈被少年干,于是我决定不动,一切听凭妈妈作主。

妈妈没有反抗的意思,相反,她还撅着屁股主动向后靠了靠,好像希望少年的阴茎马上插进去一样。然后,她竟然手向后伸,抓住少年的阴茎,嘴里说着:‘小哥哥,来吧……干我,插进来吧!姨姨是……妓女,你花了钱的,来吧……’看来,妈妈真把自己当妓女了。我知道,妈妈在放纵的时候,会说出很多让人吃惊的话来,不过,我听起来会更兴奋。

少年当然挡不住诱惑,见妈妈这么主动,不禁得意起来,淫笑着说:‘我说嘛,妓女就是妓女,都一样欠干!’这话显然是侮辱人的话,可我知道妈妈在兴奋的时候喜欢被侮辱。

果然,妈妈颤声说:‘是的,小哥哥……我是妓女,我欠干……来呀,来操我吧……插进来吧,我需要你的……你的阴茎。’

少年听了,兴奋地一手扶住我妈妈的屁股,一手把着自己的阴茎,说一声:‘妓女,我要操你了!’然后一插而没。

我一下子血往上涌:我妈妈终于还是被这个少年子干了。虽说这不是她第一次被陌生男人干,但被中学生干却还是头一回。看来,不管年龄大小,我妈妈只要有根阴茎就行。也许,正因为有悖常理,她才会更兴奋吧!

少年不急不缓地抽动着,但每一次都插得很深。我妈妈在那里发出爽透肺腑的呻吟声:‘啊……哦……小哥哥,你这么大……年纪了……还……还这么厉害,插得好……深啊!到……子宫了,好舒服……操啊……操我这个妓女吧……我愿意让孩子……操啊!’

少年下面舒服着,听了我妈妈的话,心里当然也舒服:‘啊……这么好的妈妈,出来做鸡,让……好多男人操,是不是……又舒服……又赚钱啊?真想不到……老了老了,还这样的……淫贱,能操到你……死了也值。’

我妈妈先是被少年逗弄了半天,早就淫心大起了,这回终于干上了,一定是爽翻了。她喜欢在做爱里说些浪话,无所顾忌,这一点我早有领教,而且我也喜欢她这样。果然,妈妈的话越说越浪了:‘小哥哥……啊……人家可是头一回……被小孩子……干啊,想不到中学生也有这么硬……这么粗的……阴茎,早知道,早就和中学生……干了。’

少年也邪得可以,嘿嘿一笑,说:‘少年的厉害……多了,我们……最愿意操那些……大姨姨小妈妈,像你这样的,年纪和我妈妈……差不多,嘿嘿,一操……就出水。’

‘啊?──你想操……你妈?小哥哥,你……真的?’

‘说句实话吧,我倒是……想过,但可没敢,就是现在……让爸爸……干着了,我还……想哪!’

哈哈,想不到这中学生下流到连自己妈妈都想上,实在大出意料。

不过更出我意料的是我妈妈,她竟然呻吟着说:‘小哥哥,那你就……把我当成……你妈妈吧,你现在操着的……就是你的妈妈啊!’

那少年一听更兴奋了:‘好啊!好啊……你的年纪也和我妈妈差不多吧?那我就……把你当成我妈妈吧!妈妈……我的好妈妈,你肯让儿子……操了?’

这中学生真是畜牲,竟要把我妈妈往乱伦的地狱。还没等我多想,就听妈妈娇声说:‘哪有……儿子操妈妈的?不过……如果真的……操起来,一定好刺激……啊……仔仔……是你吗?是你吗?是你……在操我吗?’

少年反应很快,配合道:‘是我呀,我的好妈妈……仔仔早就想……操你了,你……不愿意?’

妈妈接道:‘不,妈妈愿意,因为……仔仔的阴茎好大呀!插在妈妈的……屄里……涨涨的……麻麻的,啊……儿,你操死……妈妈了──’

少年的动作突然快了起来,与我妈妈的交合处发出响亮的‘叭叽’声:‘妈妈……好妈妈,仔仔要射了,全……射在你子宫里,给你……给你仔仔的精液,啊──哦──’

与此同时,我妈妈也跨上了巅峰:‘我也要来了……啊……啊……仔仔,你射吧……把你阴茎里的……精液全给妈妈,射呀……射呀……操啊……儿呀……操死妈了──’

我看得目瞪口呆,这才想起那小子没有用避孕套,而的妈好像正是排卵期。

两人累得不行了,都扶着墙喘气。还是妈妈回复得快,也没有清理身体,慢慢地穿好衣服,柔声对少年说:‘小哥哥,走吧,回家去吧。’然后从兜里掏出那迭皱巴巴的钱,塞到少年的上衣兜里:‘以后别这样了,钱很紧就不要乱花。’然后替少年整理好衣服,看着他走了几步,那中学生像木头一样任凭摆弄,一步三回头地往回走,十分不舍。

直到少年走远,妈妈才来到傻愣愣的我面前,笑着说:‘你没事吧?’

我半天才醒过神来,冲她伸出一根大拇指,然后拉起她飞快地往回走。妈妈急得大叫:‘哎呀,慢点啊,你慢点,这么着急干嘛呀?’

我停下来,眼睛像要喷出火一样,狠狠地说出两个字:‘妈!我马上就干你!’

相关小说

© 2018 X色全网视频 All Rights Reserved.
广告联系: www269la@gmail.com